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老師,我也要像您一樣

  • 作者: 滄海一粟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08-09-08
  • 閱讀16898
  • 老師,我也要像您一樣

      新學期伊始,初三(一)班的一位學生送了封信給班主任曾老師。原來這信是班上成績最好的鄧兵寫來的。他在信中感謝曾老師對他的教誨,說他對不起曾老師,辜負了曾老師對他的希望,因為他決定輟學不讀書了。至于為什么輟學,信中沒有說。
      
      看了信后,曾老師怎么也不相信這會是真的。要知道,鄧兵不僅是他這個班,而且是全年級的頂尖高手,就像武打小說中的那個東方不敗一樣。每次考試,他都像龜兔賽跑中的那只兔子,把第二名甩在后面遠遠的。老師和同學們都稱他為“天才”,“神童”。就是這么一個學生,竟然會輟學不讀書了。你說,他這當班主任的怎么會相信呢?當然,不要說是曾老師,任隨哪個老師來也不會相信的。可事實就是事實,你不相信也得相信。
      
      曾老師為了探明究里,弄清原委,決定親自到鄧兵家里去一趟,不管怎樣都要把鄧兵勸來讀書,絕不能讓這么一個有天賦的學生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給毀了,那自己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的。
      
      曾老師在班上送信的那個學生帶領下,來到了一道山崖前,山崖并不高,可能有一兩丈高。看著這山崖,曾老師心里感到有點害怕。他想,鄧兵在上面住慣了,也許他是不會害怕的。
      
      山崖上修竹茂密,隱隱能看見有屋舍。在這一帶,凡是有竹林的地方,一般都有人家。
      
      曾老師叫領路的學生回去,可那學生想到難得有機會為老師做事,就堅持要把老師帶到鄧兵家里去,曾老師便由著他。
      
      沿著窄窄的山路上了山崖。曾老師看到在離山崖不遠處有兩間低矮的土屋,早已顯露出破敗的端倪。屋上松松散散的瓦懶懶的躺在上面,一幅濟公和尚的樣子,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摔下來的,真叫人替它擔心。那土墻已裂開了大大小小的許多縫,有些地方被從瓦縫中泄露下來的雨水沖刷走了不少的泥土,窘迫中透露出一臉的滄桑,只是它還在慘淡的支撐著,將“生存還是毀滅”這嚴峻的人生主題表現得異常突出。眼前的情景,著實讓曾老師大吃了一驚,他雖然知道鄧兵家很窮,但他怎么也沒想到會窮成這個樣子。
      
      可再窮也不能讓自己的孩子輟學啊!曾老師不由抱怨起鄧兵的父母來了。
      
      那領路的學生,剛一上山崖,就對著那土屋大聲喊了起來:“鄧兵,曾老師來了!”隨著叫喊聲,土屋的門口露出了幾張臉,曾老師看了看,沒有鄧兵,曾老師感到有點失望。
      
      “曾老師來啦!快請屋里頭坐!”一個頭將要歪斜到右肩膀的中年婦女滿臉堆著笑,很是熱情的向曾老師打著招呼。不用猜,這肯定是鄧兵的母親了。
      
      曾老師低著頭進了屋,眼前一暗,屋里黑黢黢的,像傍晚時分。鄧兵的母親抽來一根板凳,并用衣袖擦了擦凳面,然后雙手遞過來,曾老師趕緊接過來,一邊說:“不用客氣。”
      
      待坐定后,曾老師還沒來得及問,從里屋的門口晃出一個人,好像是剛走了遠路,顯得氣喘吁吁的。“曾老師,您…您來啦!”說完就“咳”、“咳”的一陣猛咳起來。鄧兵的母親便對曾老師說:“這個人就是這么一個廢人,說不上兩句話,就上氣不接下氣。今天也是您曾老師來了,他才下床來跟您打招呼,平時,他是不下床的。”
      
      曾老師便知道這是鄧兵的父親了。他覺得自己的眼睛有點澀,站起來,想走過去攙扶鄧兵的父親回床上休息。鄧兵的母親攔住了他,并叫曾老師快坐,別管他,同時,抽了根板凳跟鄧兵的父親,叫他坐在那里。
      
      這時,曾老師心里已大略知道鄧兵不讀書的原因,他認為自己不管怎樣,也要把鄧兵父母的思想工作做通。于是他便問鄧兵的父母,為什么鄧兵寫信來說他不讀書了。
      
      “是大娃子他自己不來讀,隨便我們那么喊他,他就是不去。這個娃兒啥子都好,就是性子太犟,是個犟拐拐,真拿他沒辦法。”鄧兵的母親深深的嘆了口氣。
      
      曾老師沒想到是鄧兵自己不愿讀書,看來自己先前錯怪了他的父母了。可他轉念一想,沒來由啊,鄧兵為什么會自己不愿讀書呢?曾老師便說出了自己心頭的疑問。
      
      “都是因為我,是我…我…”鄧兵的父親說到這里,又氣又急之下,又咳了起來,那話也就說不下去了。鄧兵的母親便接著把一切情況向曾老師說了。
      
      鄧兵家共有五口人。三弟兄中,他排行老大,小名叫大娃子。在這三個娃兒還沒出世時,家里就窮。在增加三張嘴后,家里窮得來更不像話了,連捂五張嘴都捂不到了。
      
      不知為什么,在這些地方,越是窮的人家生的孩子越多,有的已無力撫養了,卻還要生,真不曉得這些人是怎么想的。曾老師暗自想到。
      
      這時,鄧兵的母親嘆氣道:“曾老師,您相不相信,這人倒霉,就是喝口涼水也磣牙齒。我就是這樣的。”說著她用手指著自己的頭說:“曾老師肯定會覺得奇怪,我這頭那么會往右邊偏起呢?都是我太倒霉了。”
      
      原來在去年,鄧兵的母親在背苕藤去地里栽時,摔倒了,那背篼繩竟把她的頸椎骨勒斷了。
      
      由于家里沒錢,出去借,又沒人敢借錢給他們。像他們這樣的家庭,你若是借給他,就相當于是送給他了,像這樣的事,哪個會干呢。沒有錢,那醫院又不會收的,因為醫院不是福利院,也不是慈善機關,她才不會發善心的呢。結果只有喊赤腳醫生來看,那赤腳醫生也沒得辦法,就只得開點止痛消炎的藥。
      
      說到這里,鄧兵的母親也許想起當時的慘境,有點說不下去了。但她還是硬起心腸說了下去。她說:“曾老師,你不曉得,那個時候,我一天到晚躺到床上,動也動不得,腦殼就這么歪著,屙屎屙尿都要他來接。后來實在沒法,就把床鋪整了個洞,把尿桶放在那個洞底下。醫生開的那個止痛藥,吃下去管不了好久,痛起來了就只有干痛,村子里的人都說我好‘遭孽’,我也不曉得自己前輩子做了哪些過余的事,這輩子才遭這個罪。我好幾次都想死,可又丟不下這三個娃娃,唉,一個人一輩子像我這樣活著太沒意思了。后來總算撿了條命,可人卻成了這個樣子,走路一跛一拐的,看到都怪嚇人的。”
      
      曾老師聽后,覺得有點凄慘的,就安慰鄧兵的母親說:“大姐,哪個人都會生瘡害病的。我聽了你說的,我很受感動。你能為了孩子堅強的活下來,你太了不起了,你真的是位偉大的母親!”
      
      鄧兵的母親聽到曾老師夸她,有點兒不好意思,臉上浮現出羞赧的神色。“你們當老師的真會說話。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
      
      曾老師又問道:“大姐,你病了,那屋里屋外全靠大哥一人操持啰!”
      
      這時,鄧兵的母親就向曾老師說起她聽話懂事的三個孩子來。
      
      三個娃娃讀書回來,從來不會出去耍,都在家里忙活。大娃子忙坡上的活,二娃子跟三娃子就在屋里,辦豬草,煮豬潲,煮飯,還要照看母親。
      
      這時,曾老師想到人們常說的一句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其實這一切都是自身環境所逼出來的。
      
      大娃子白天忙了活后,晚上還要去打黃鱔、泥鰍,賣的錢好稱鹽打油。打黃鱔、泥鰍的那個蓄電箱,有十多斤重,裝在背篼里,背一下不覺得有什么,可背久了,那肩膀好像要勒脫了,實在是不好受的,大娃子還只是半大小子,不曉得他是那么經受住了的。現在打黃鱔、泥鰍的人很多,附近一帶的幾乎都打光了,只有到遠天遠地的地方去打,一般都要跑十多里。每天晚上回來都是深更半夜了,睡不了幾個小時,又得起來煮飯,然后兄弟仨一齊去上課。像他這么大年紀的,正是瞌睡多的時候,可他卻好像沒什么瞌睡,真太難為他了。
      
      現在,鄧兵的母親能下地干活了,每天都是起早摸黑的干,不過她干活已大不如從前了,干一天的活,相當于原來干半天的活。幸好有三個小孩子像先前一樣的幫襯著,才沒讓地荒著。
      
      人們常用“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來形容那些境遇極慘的家庭。只是這樣的家庭在現實生活中是很少見的。偏偏鄧兵家遇上了。
      
      就在鄧兵媽媽的傷好了不久,他的父親又得了哮喘病。他先前是沒有這病根的,不知怎么卻得上了。
      
      鄧兵的父親說,都怪他自己。他作為一家之主,看到一家生活這么個樣子,覺得很是對不起妻兒。可他又想不出辦法,就常常抽悶煙。每次生了病也不去看醫生,怕花錢,只得干拖。有時覺得比較惱火,熬不過去了,才去買幾包感冒沖劑吃了。沒想到這么一拖二拖的,卻拖出了這么個“富貴病”。莫說干活,就是連動一動出氣都搞不贏。每天還得吃藥,一塊多錢買一瓶,一瓶有一百顆,雖然說便宜,可那也得用錢去買啊。現在他完全成了廢人,反而拖累了這幾娘母。說到這里,鄧兵的父親直搖頭,暗淡的眼睛里看不到對生活的渴望,也許在他的生活里,同他所住的屋子樣,黑黑的,沒有多少光明。
      
      大娃子看到這個家已無法維持下去了,就說他不去讀書了,說是爸爸不能干活了,媽媽就是累死了也照顧不過來地里和家里的活,他是老大,得擔起家庭的擔子來,總不能讓這個家就這樣垮了吧。我們還是勸他去讀書,家里的事叫他莫管,我們雖然窮,那窮日子窮過。他卻說,都過不下去還過。一句話把娘老子頂到說不出話來了。村子里的好多人也勸他,可他就是不聽。他還說,他不讀書,回家種地,為的是讓兩個弟弟能好好讀書,能完成學業。
      
      “這么好個娃娃怎么會投胎到我們家呢?眼睜睜的看著被誤壞了,我們真的痛心死了。”這是鄧兵母親因為自己無能為力,從而帶著對兒子的深深愧疚,從內心深處發出的痛苦的呼喊。這時,鄧兵的父母都撩起衣角來擦淚。
      
      曾老師聽了,心里酸痛酸痛的,眼淚也差點流了出來,可他極力控制住了。他不知該怎么去安慰鄧兵的父母。他覺得如今之計,就是想個辦法解決鄧兵家庭經濟困難這個問題,這樣鄧兵才能回到學校去讀書。
      
      曾老師在頭腦中想著,同時為了打破眼前這太過于傷感、沉重的氣氛,曾老師便問鄧兵到哪里去了。
      
      “今天逢場,到街上賣黃鱔、泥鰍去了。應該快要回來了。”鄧兵的母親說道。
      
      曾老師聽說快要回來,也就決定利用這時間,開導開導鄧兵的父母。
      
      沒有多久,鄧兵回來了。當他看到曾老師時,很是吃驚,同時又很是感激,他喊了聲“曾老師”,就有點靦腆的站立在那兒了。
      
      他母親對他說:“曾老師今天是專門來勸你去讀書的。”
      
      他聽說后,雙眼望著曾老師說:“曾老師,我知道您是為我好。在教過我的老師中,您是我最敬佩的老師了。您能到我家來,我很感激您,你肯定已聽我爸媽講了我家的情況了,我真的對不起您,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說到這里,鄧兵向曾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
      
      曾老師站起來,把鄧兵扶住,并讓他坐在自己的身邊。
      
      “老師沒深入了解你的家庭情況,這是老師的失職。今天我到你家來,很受教育,想不到你是這么的懂事,重親情,又是這么的堅強,能在逆境中奮起,像你這樣的學生,真的是難得的。鄧兵,老師有個想法,憑你自己的本事,既能讓你讀成書,又能照顧你的家庭。”
      
      說到這里,曾老師頓了頓,看了看鄧兵,見他正認真的聽自己說話,便接著說道:“不知你發現沒有,你的作文寫得很不錯,你的每篇作文老師都拿到班上來作范文。也是老師疏忽,懶了點。其實你的那些作文,你只要再修改修改,然后工工整整謄下來,就可以投到雜志上去發表。稿費肯定比你打的黃鱔、泥鰍賣的錢多。我還想了,你的學費,你寫個申請,學校跟你全免了。農忙時節,你家里忙不過來,老師可以發動學生,利用星期天來幫你家收割播種。你覺得怎么樣?”
      
      鄧兵正在思考,他的父母已感動得熱淚直流的了。他母親滿臉感激的說:“曾老師,虧你想得那么周到。你真的是我們一家人的救命恩人,您的大恩大德,我們一家該怎么謝你呢?”
      
      “大姐,快別那么說。這沒有什么,我們當老師的跟你們家長是一樣的心情。”
      
      “曾老師,我寫的作文真的能發表么?那發表一篇文章有多少稿費呢?”看來鄧兵對自己的文章能發表還是持懷疑態度的,同時,他不得不考慮讓全家人都愀心的經濟問題。
      
      “你盡管相信老師。跟你說吧,我也常寫文章在雜志上發表,有的編輯還來向我約稿,也叫我向他們薦稿。本來我早就想推薦你的文章,可你每天都很忙,我知道你是要回去幫家里干活,沒時間來寫作,我便作罷了。當然,不是說每篇文章推薦去就能發表,但至少基本上能發表。至于稿費那要根據文章的字數來定,但一篇文章至少也能上一百元錢。到時,老師把稿費領了拿給你,怎么樣?現在,你初中畢業只有一年了,根據你的家庭情況,你可以去考中專,早點出來工作,又可為家庭解決經濟負擔。”
      
      鄧兵聽曾老師這么說后,站起來,走到曾老師面前,“砰”的一聲,直挺挺的跪在那里。淚流滿面的說:“曾老師,您是我的恩師,我會永遠記得你的恩情的!”
      
      曾老師終于忍不住自己的眼淚,他邊流淚邊把鄧兵扶了起來,對鄧兵說:“別說那些話。只要你有出息,能成才,那就是對老師最大的報答了。不過,鄧兵,從今以后,晚上就不要去打黃鱔、泥鰍了,因為是畢業班了,學習任務很重,而你還得花較多時間來寫作。當然,你幫幫家里干干活那是可以的。”
      
      鄧兵聽了,點了點頭。他母親趕緊接過話來說:“我們也堅決不要他去了。我們把那套家什拿去賣了。”剛說到這里,二娃子卻說:“媽媽,別拿去賣了,哥哥不去打,我拿去打,我跟三弟去。”
      
      “好,好,二娃子也懂事了,以后你就跟三娃子去打,能打多少算多少。”
      
      曾老師見目的已達到,就準備起身走了,鄧兵一家人都想留曾老師吃了飯再走,曾老師說,他已跟煮飯的師傅講了,師傅已經煮了他的飯了,要是在你家吃了,那飯菜也就浪費了,反正今后有時間,等鄧兵考起了學校,我再來喝喜酒。鄧兵一家人也就沒再堅持,因為他們家確實也拿不出一個像樣的菜來招待曾老師。
      
      從鄧兵家里出來,曾老師覺得,要做一個合格的教師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果然,鄧兵在曾老師的指導下,很快就在《語文課內外》上發表了第一篇作文。
      
      那天是曾老師的語文課,曾老師手里拿著一本雜志,一邊揮動一邊以無比驚喜的語氣對全班學生說:“這本雜志是《語文課內外》,我們班上鄧兵同學有一篇文章在上面發表了,請大家鼓掌歡迎。”同學們都熱烈的鼓掌,并以羨慕的眼光看著鄧兵。等學生們的掌聲停下來后,曾老師又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百元錢,對著大家說:“這一百元錢就是鄧兵同學的稿費。”
      
      “哇呀!還有稿費!那么多!”這次學生們更加的驚嘆了。整個教室顯得有點兒混亂。曾老師連喊了好幾個“安靜”,教室里才安靜下來。
      
      當曾老師叫鄧兵上去拿樣刊和稿費,鄧兵正伏在桌上抽噎,他的心里真的是百感交集的了。他的同桌和旁邊的同學都催促他快去拿,鄧兵才抹了抹淚,站起來向講臺走去,他懷著無比感激的心情向曾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雙手接過樣刊、稿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下課后,全班同學都圍了攏來,叫鄧兵快把雜志打開,大家要看看他寫的文章。
      
      當大家在目錄里找鄧兵的文章時,卻意外的發現上面還有曾老師發表的兩篇文章。有學生就感嘆道:“哇,曾老師好得行啊!發表了兩篇文章。”有學生說:“怕不是曾老師的,天下同名同姓的多呢!”鄧兵見有同學竟然不相信是曾老師寫的,就反駁道:“曾老師早就在雜志上發表文章了,只是他沒給大家說嘛!”
      
      “難怪不得你的作文能發表,原來有曾老師在跟你指導。”有個別同學嫉妒道。
      
      “那是當然,名師出高徒噻!”鄧兵不無得意的對那個同學說道。
      
      就這樣,鄧兵成了全校的名人,也成了他們村子里的名人。他們村子里的人在提到鄧兵時,對曾老師更是贊不絕口的。
      
      從這以后,鄧兵時不時都有文章發表,有些樣刊曾老師拿給了他,有些樣刊曾老師說是其他老師拿去看了,便沒有拿給他。只是那稿費,曾老師每次都是拿給了他的,從沒少過一百元。這些稿費,對鄧兵一家來說可是個數目不小的收入。
      
      畢業來臨了。
      
      班上的尖子生都想考中專。因為農村學生,考上了中專,就能吃上國家糧,脫離農村。那就是“鯉魚跳龍門”了。而對鄧兵來說,報考中專,是華山一條路。因為高中他是不可能去讀的。
      
      考試后,曾老師很是關切的問鄧兵考得怎樣,鄧兵報以曾老師一個甜甜的笑,曾老師自然是心領神會,俗話說:“知子莫如父。”改用這句話為:“知生莫如師。”曾老師便知道鄧兵考得不錯,曾老師不由摸了摸鄧兵的頭說:“老師為你高興!”
      
      當曾老師接到鄧兵的成績時,竟大吃了一驚。他看到鄧兵的語文竟然沒有及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里想,怎么可能呢?鄧兵科科都很強,比較而言,語文應是他最強的,怎么會沒及格,連班上最差的學生都不如了。看來肯定是統分的搞錯了,不管怎么說,這科一定得查。曾老師知道,鄧兵不會來拿分數,因為在考試結束時,曾老師就對他說過,叫他好好幫著家里干活,升學這方面的事情,老師跟他作主。于是,曾老師便自己掏了三元錢,報上去叫查這科的分數。
      
      古人云:“塞翁失馬,焉知禍福。”用這話來說鄧兵是再恰當不過的了。
      
      在這一年,縣上的高中招生政策發生了變化,將以前先錄取中專,改為了先錄取縣二中,再錄取中專。原因是縣上決定要把二中拿去爭創重點高中。這么一來,因為統分人把鄧兵語文那科的分數統錯了,鄧兵離重點高中線只差一分,他便成了中專線里的好成績了,按理說走中專是沒有問題的了。曾老師在暗自慶幸時,覺得還真的要謝謝把分數統錯了的那位老師。不然,鄧兵被重點高中錄取了,他就只能輟學,這個人才就可惜了。同時,曾老師也認為,只要分數查了下來,鄧兵的分數再漲幾十分,哪可就不得了了。不但讀中專一點兒問題也沒有,而且到學校去,學校一定會當作重點對象來培養的,對他以后的前途將大有幫助。
      
      在重點高中錄取后,查的分數也出來了。鄧兵的語文查漲了四十分,原來他的作文得了滿分。這么一來,鄧兵的分數在重點高中里也是在前幾位的了。鄧兵自然是在中專里想讀哪個學校就能讀哪個學校,可以說中專學校任由他選。
      
      其實鄧兵早就想好了選什么學校了。因為在他的心目中,有一個人已經成了他心中的楷模、榜樣,是他尊敬、崇拜的偶像,他覺得自己以后就要做這樣的人。這個人,就是曾老師。所以他在六個中專的自愿欄目里填的都是師范。
      
      鄧兵在讀師范時,繼續向《語文課內外》投稿。然而鄧兵在接到編輯部從郵局寄來的匯款單時,卻驚訝的發現,那上面只有二十多元錢。他以為是編輯部的人搞錯了,打電話去問,編輯部的人回答說,學生的文章只有這么多,老師的文章要稍微多些。
      
      鄧兵這時方才如夢初醒,原來一年來,曾老師一直都是把他的稿費拿給了自己,他是怕自己不愿接受他的饋贈,所以才采用了這么一種方式。曾老師說把樣刊拿給其他老師,原來是自己沒有發表文章,那稿費是曾老師的。想到這里,鄧兵流下了感動的眼淚,他在心里大聲的呼喊:“曾老師,您是我的恩師,您這樣苦心的幫助我,學生會永遠記住您的,今后,我也要像您一樣,做一個優秀的人民教師。”
      
      接下來,鄧兵流著淚寫了《老師,我也要像您一樣》這篇文章,他要許許多多的人知道,在他的家鄉,有一個在教育戰線上默默的辛勤勞動的好老師,他的名字叫——曾好。
      
      后來,這篇文章在《語文課內外》上發表了,編輯還加了編者案。

      本文標題:老師,我也要像您一樣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67376.html

      驗證碼
      • 評論
      9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深圳门店生意赚钱吗 北京快三 单机捕鱼达人海底捞 今天河北快三推荐豹子 快乐十分麻将玩法介绍 广西快三间隔 31选7今天中奖号码是多少 开心棋牌输了十几万 冰球英文怎么说 福建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