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托爾斯泰自述(58 現代歷史學是怎樣回答問題的)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1
  • 閱讀37370
  •   歷史學是研究各個民族以及整個人類生活的學科,然而不要說整個人類,就是一個民族的生活,也不可能直接去探究它,并用語言文字來詳細解說。過去的歷史學家采用的方法十分簡單:他們通過一個民族的統治者生平業績來解說整個民族的生活,認為這就足以解決問題了。至于這個或這些統治者怎么能讓人民按照其意志生活、這些人自己的意志又是被什么所支配,這些歷史學家的回答同樣十分簡單:是神的意志使得人民服從統治者,統治者同時受到神的意志的支配,去完成其指示的目的。這樣一來,他們就用神靈直接干涉人間事情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新歷史學理論是在否定舊學說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既然新學說否定了人類服從神的意志并走向其指示的目的這一教條,它就應該更深入地探究一個政權形成的原因,而不是停留在表面現象上。然而它未能做到這一點;盡管在理論上它否定了過去的歷史學家,在實踐中仍然做著同樣的事情。現代歷史學家拿那些凌駕于庸眾之上的英雄人物說事,這些英雄既包括帝王將相,也包括媒體記者人等,用來代替過去的神靈以及執行神的意志的人;他們以法國人、德國人或英國人的幸福為目的,來代替過去神的意志所指示的猶太人、希臘人或羅馬人的幸福;他們也提出整個人類文明的幸福,不過這僅僅指地球大陸西北一小塊地方的民族而已。

      現代歷史學家否定了過去的信仰,卻沒有可以替代的新觀點,盡管他們否定沙皇君權神授以及人民按照神的意志行事,卻不得不承認:各個民族必然被某個人或某些人統治,各個民族和整個人類必然走向一個已知的目的。這些歷史學家,從基旁到包克爾,盡管觀點各不相同,在其理論中仍然無法避免舊學說的基本原則。他們認為,領導人類的是個別人的活動;其中有些人認為這就是帝王將相,另一些人認為還包括講演者、學者、改革家和詩人等等。他們有些人還認為,人類的目的就是羅馬、西班牙、法國的繁榮富強;另一些人認為,這個目的就是歐洲這一小塊地方的自由、平等和某種文明。

      1789年巴黎出現了騷亂,它逐漸擴大,演變為一場由西向東的民族運動,最終到達莫斯科,并與反向的運動相沖突。1812年,一場反向的運動將中歐民族集合在一起,以同樣的方式由東向西,最終到達巴黎。在這20多年時間里,廣袤的土地荒蕪了,無數的房屋被燒毀,商貿活動也改變了方向;廣大人民生活起了巨變,有的一貧如洗,有的一夜暴富,無數秉持愛他人之教義的基督教徒陷入你死我活、互相殘殺的境況之中。這些事件具有什么意義?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什么促使人們燒毀房屋、互相殘殺?這些事件產生的原因何在?是什么力量在其中起作用?在涉及這個已經過去的時代時,人們會提出這些既合乎情理而又意在言外的問題。為了回答這些問題,我們必須求助于歷史學,因為它是各個民族和整個人類用來了解自己的科學

      如果歷史學仍然堅持陳舊的觀點,它的回答就會是:這是神為了對其子民進行懲罰或獎勵,才讓拿破侖掌握權力并按照神的意志行事。這一回答可以說是十分完滿明白:盡管人們可以相信或懷疑這種拿破侖的神化,對于那些相信的人來說,這樣一來,這一時期的整個歷史都是可以理解的,沒有任何矛盾之處。但現代歷史學不能這樣回答問題,因為作為一門科學,它是否定古代關于神直接干涉人間事務的觀點,因此應該有另外一種回答。

      然而現代歷史學是怎樣回答這些問題的呢?你可以聽聽下面這種說法:“路易十四為人狂妄自負,他的情人、他的大臣都不是好人,法國在他的治理下是一團糟。他的繼位者軟弱無能,法國被治理得更加糟糕。這些繼位者寵信的大臣和情人也不是什么好人。這一時期有些人還有一些著述。18世紀末期,巴黎有20多人聚集在一起,鼓吹人人平等和自由,由此導致法國全面的互相殘殺,國王和其他許多人死于非命。同時法國產生一位天才人物拿破侖,他的軍隊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也就是說,他殺死了很多人,這是由于他是一個天才。后來他又找個借口去攻打非洲,屠殺非洲人,他干得是這樣漂亮,以至于回到法國后能夠讓所有的人都聽命于他。于是人們都向他臣服。拿破侖當了皇帝后又去攻打意大利、奧地利和普魯士,屠殺了很多人。那時俄羅斯也有一個皇帝亞歷山大,他要讓歐洲恢復舊秩序,于是跟拿破侖打了起來。然而到了1807年他又同拿破侖和好了。到了1811年,兩人又成為仇敵,于是又有許多人被他們屠殺。接下來拿破侖帶領60萬人馬攻入俄羅斯,占領了莫斯科,不過隨即又從那里倉皇逃離。亞歷山大皇帝采納了施泰因等人的建議,聯合歐洲的軍隊來反對那個歐洲和平的破壞者,于是拿破侖原先的盟友都成了他的敵人。這個聯合軍隊打敗了拿破侖的隊伍,占領巴黎,逼迫拿破侖退位,并把他流放到厄爾巴島,不過并沒有取消其皇帝的稱號,盡管公認他是無惡不作的強盜。隨后是路易十八即位,但他并未得到法國和同盟國的尊重。接下來是那些精明能干的政治家在叱咤風云,特別是塔列蘭在掌握大權時擴大了法國的版圖,他們在維也納的講話讓有些人喜歡,也讓另一些人擔憂。然而在外交人士和君王之間又爆發了沖突,雙方準備動用武力解決問題,這時拿破侖帶領一隊人馬回到法國,那些曾與之為敵的法國人立即向他表示臣服。盟國的君主們十分憤怒,他們又向法國人開戰,天才的拿破侖再次被擊敗,被流放圣赫勒拿島,法國人再次認識到他是一個大盜。拿破侖在這個孤島慢慢死去,永遠告別了他心愛的法國,而給后世留下了他的豐功偉業。歐洲的反動力量再次強大起來,各國君主重新騎在人民的頭上。”

      大家不要以為我這里展示的是一幅關于歷史的諷刺漫畫,恰恰相反,這是我從所有歷史學家(包括回憶錄、各國專門史、世界通史的作者)所作的種種自相矛盾、文不對題的論述中摘錄下來的,而且還是最為正經的部分。這種回答之所以顯得荒唐可笑,是因為它就像一個耳聾者,回答的是別人根本就沒有向他提出的問題。

      如果說歷史學的目的就是記錄人類和各個民族的活動,那么,首先要回答的問題應該是,產生各個民族活動的推動力是什么。對于這一問題的回答,現代歷史學要么說是由于拿破侖這個偉大的天才,要么說是由于路易十四驕橫狂妄、剛愎自大,或者列舉什么人寫了什么書。盡管這些說法可能是對的,我們也愿意相信這些說法,但它們畢竟都是答非所問,文不對題。如果是舊的歷史學,還可以說是神借助拿破侖、路易和一些歷史著作家來統治法蘭西民族;然而新的歷史學并不承認有這種神的力量,因此,在談到拿破侖等人的作用之前,應該首先說清楚這些人跟各民族的活動之間的關系。如果不是神,而是另有一種力量在推動歷史,那就得說明這是一種什么力量,因此真正的歷史研究就是要搞清楚這個問題的。然而所有歷史學家在談到這種力量時都好像是不言而喻、眾所周知的,其實我們在讀到他們的著述后仍然是一無所知,感到十分困惑:他們為什么不說明這一點。

      ——戰爭與和平

      本文標題:托爾斯泰自述(58 現代歷史學是怎樣回答問題的)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21562.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pc蛋蛋 快乐10分预测 新疆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3d走势图带连线 11迭5走势图 能咨询新闻赚钱的APP 31选7开奖号码 零点棋牌免费下载 nba比分排名 365彩票网下载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