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文學小說其他連載
文章內容頁

托爾斯泰自述(56 日本人勝利和俄羅斯革命運動的意義)

  • 作者: 黃忠晶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1
  • 閱讀36734
  •   人們通常認為,日本人打敗俄羅斯陸海軍的原因是由于偶然性,由于俄羅斯政府濫用權力;俄羅斯爆發革命運動的原因是由于政府腐敗,革命分子活動加劇。國內外的政治家認為這些事變導致的后果是:俄羅斯的衰敗、國際關系重心的轉移以及俄羅斯治國方略的改變。我認為其重要意義遠遠不止這些。俄羅斯陸海軍的覆亡、俄羅斯政府的倒臺,是俄羅斯這個國家開始崩潰的預兆;而俄羅斯國家的崩潰又是整個假基督教文明開始崩潰的預兆。這標志著一個舊世界的結束和一個新世界的開始。

      基督教各個民族成為現在這個樣子,是早在基督教被當成國教之時就種下了根源。國家是靠暴力來維持;為了自己的存在,它要求人們絕對服從其法律,其次才是宗教戒律。如果沒有死刑、軍隊和戰爭,國家就無法存在。國家要人們把執政者當成神,根據財產多少和權力大小來劃分人的社會地位。這樣的一種機構卻將基督教奉為國教,而基督教宣稱所有的人都享有完全的平等和自由,上帝的法律要高于其它所有的法規;基督教不僅否定任何暴力、懲罰、死刑和戰爭,還要人們去愛自己的敵人,提倡自我貶抑和甘于貧賤,而鄙棄財富和權力。這種機構執政的異教徒皈依了基督教,然而他們不但不懂得基督教真正的本質,還打心眼里反對信仰和宣揚基督教真理的人,把他們處以死刑,或將他們流放,禁止他們的宣教活動。教會禁止人們閱讀福音書,認為只有自己才有權解釋圣經,還大力為政教合一進行種種詭辯,通過各種宗教儀式對人民實施思想上的催眠。幾個世紀以來,大多數人都以為自己是基督教徒,實際上對于基督教的真正內涵連一丁點了解都沒有。盡管如此,基督教的真理一旦被說了出來,就無法再被壓制下去。時間越長,基督教要人謙遜和愛的學說與國家這個要人驕橫和施暴的機構之間矛盾就越來越明顯。堤壩再大也終究抵擋不住湍急水流的沖擊,這水流或者洞穿堤壩,或者將它完全沖垮,或者繞過堤壩而行,總之,最后總是可以找到一條奔騰而下的通道。受到國家權力阻擋的真正的基督教也是同樣的情況。盡管在很長時間里國家擋住了基督教的活水,最后它還是會沖垮國家的堤壩,裹挾著一切奔騰而下。這一時刻現在已經到來,其標志就是日本人很輕易地取得了對俄戰爭的勝利,以及波及俄羅斯各個階層的革命造成的種種動亂。

      日本人在戰爭中獲勝,主要原因不是俄羅斯國家治理不當或者治軍無方,而是由于日本人在軍事上擁有極大優勢。日本現在幾乎是世界上實力最為強大的陸地和海上軍事國家。這是因為:首先,過去基督教民族在對非基督教民族的戰爭中占有優勢的所有科學技術成果已經被日本人所掌握,而且他們掌握得比比基督教民族更好;其次,日本人的天性比基督教各民族更為勇敢,更不畏懼死亡;第三,各基督教國家政府大力提倡的與基督教真理背道而馳的窮兵黷武精神,在日本人那里十分盛行;最后,日本人對被奉為神靈的天皇的盲目崇拜,具有比已經超越盲目服從專制制度階段的基督教各國人民更為強大集中的力量。總之,日本人之所以擁有極大的優勢,就在于他們不是基督教徒。盡管基督教在信仰基督教的各民族中受到歪曲,它畢竟還是存在于他們模模糊糊的意識之中。因此,信仰基督教的人,尤其是其中比較優秀者,就不可能一心一意地去發明和制作殺人武器,就不會不對窮兵黷武的愛國主義持某種否定態度,不會像日本人那樣寧愿剖腹自殺也不肯成為俘虜,或者像以前那樣特別看重軍人的勇敢精神,寧肯抱著炸藥包跟敵人一起被炸死;而是不愿盲目服從損傷人的尊嚴的權力,特別是不愿隨意殺人。即使在和平的環境里,基督教民族也斗不過非基督教民族。例如貨幣之戰。基督教徒總是認為財富不是幸福的最高目標,因此無法把全部時間和精力都放到謀求財富上面;而那些把財富看作最高理想的非基督教徒的情況就完全不一樣。在科學藝術方面情況同樣如此。那些不信仰基督教的民族在實證科學、實驗和以享樂為目的的藝術中總是處于領先地位,而基督教民族在這方面總是望塵莫及。戰爭是真正的基督教完全不能接受的,因此非基督教民族在這方面必然占有絕對優勢,日本人在對俄羅斯的戰爭中大獲其勝就是這一優勢的明證。

      日本人勝利的意義在于,它表明了基督教民族引以為自豪的文明實際上毫無價值、不堪一擊。日本人并沒有什么特別聰明的天賦,卻在需要時僅用了幾十年的工夫,就掌握了基督教民族所有的科學技術知識,包括細菌和炸藥方面的,并將它們用于軍事目的,占據了優勢地位。這個崇尚武力、精于算計并善于模仿的民族悟出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如果別人手執一根大棒來打你,你就應該拿起一根更為粗大結實的棒子來還擊他。日本人由此掌握了所有的戰爭技巧,再加上其特有的宗教專制主義和愛國主義,成為具有最強軍事實力的國家。日本人的勝利向基督教國家表明,軍事上的統治權已經不在它們手中,而是轉移到非基督教國家手中;受到基督教徒壓迫的亞洲、非洲的非基督教民族,會學日本人的樣子掌握軍事技術來解放自己并消滅壓迫自己的人。因此,這場戰爭讓基督教國家的政府意識到,盡管軍備開支已經讓人民難以承受,他們還得加強軍備來對付像日本人這樣的非基督教民族;然而這仍然是無濟于事的,最終還是會被對方的報復所擊敗。也就是說,這場戰爭帶來的教訓是,暴力只可能造成災難和痛苦;增強自己的軍事實力,不僅違背了基督教精神和道德,也是在做一件愚蠢的事情。這就表明,各基督教民族的力量不在于軍事,而應該按照基督教學說來生活,通過協作和愛,而不是通過暴力,來讓人們獲得最大的幸福。這就是日本人的勝利對于基督教民族最重要的意義。

      到了1905年,各個基督教國家的人民都已經深切感受到自己要求自由生活的愿望與當局任意盤剝百姓、擴軍備戰的做法之間深刻的矛盾。而俄羅斯人民對此的感受尤為深刻。這是因為,俄羅斯政府讓他們卷入一場荒謬可恥的戰爭;再就是他們還保持著原初的農耕生活方式,并且有著特別活躍的基督教思想。因此,把人民從暴力中解放出來的1905年革命,一定會從俄羅斯開始,實際上它已經開始了。這一革命所采用的手段,應該不同于以前人們試圖實現平等時所采用的暴力。平等是不可能用暴力來實現的,這道理其實很簡單:暴力本身就是不平等最為明顯的表現。今天我們的革命是要實現自由,而自由是不可能通過暴力獲取的,這個道理同樣很明顯。然而現在俄羅斯的革命者卻認為,只有用暴力推翻現政府并建立一個新政府,即君主立憲政府或社會主義共和國,才能實現自由這一革命目的。實際上暴力革命已經過時,今天已經不是1793年,而是1905年。廣大的俄羅斯從事農業勞動的人所需要的不是議會,不是被恩賜的自由,不是立憲會議,也不是用一個暴力政府去代替另一個暴力政府,而是消除了所有暴力政府的真正、完全的自由。在俄羅斯開始的革命的意義,不是確定所得稅等稅收,不是讓教會與國家分離或者由國家接管公共設施,不是組織選舉和讓人民參加政權,不是成立普選的民主共和國,而是要求實際上的自由,而這不可能依靠街壘戰斗、依靠殺人、依靠任何新的暴力機構來實現,只能通過不再服從人的意志而得到實現。

      ——論末世

      本文標題:托爾斯泰自述(56 日本人勝利和俄羅斯革命運動的意義)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2156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黑马股票推荐软件 江苏快三开奖视频 永利棋牌捕鱼 足彩进球彩预测 北京快乐8 深圳本地人靠什么赚钱 安徽25选5走势图连线 360广东11选5 英超积分榜1516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