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杜鵑花開(第二十二章)

  • 作者: 賀平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21
  • 閱讀38265
  •   杜鵑花開 第二十二章  

      在施工場地的邊上的一棵大樹上,掛著一塊鐵軌,安全監督員潘亞軍拿著一根鋼釬,敲打著鐵軌,嘴里喊道:“放炮了——”大家都撤進了施工棚,淮海和胥曉軍點燃了導火索,導火索“絲絲”地往外閃著火光。 一分鐘、兩分鐘……大地顫抖了一下,隨著一聲巨響,一股巨大的力量炸開了山崖,把巨大的土塊拋向天空,接著又響起第2炮、第3炮…… 爆炸聲在山林間回蕩。“……27、28、29 ……”淮海在心里數著。炮聲停止了,他朝胡萬念喊道:“排長,有一個啞炮。”

      胡萬念命令淮海:“去把啞炮排除。”

      淮海戴上安全帽和口罩,拿著一根鋼釬,走進硝煙彌漫的工地。剛才還是挺立的山崖,已成為一堆碎石。淮海用鋼釬撥弄碎石,看見一根導火索,撥開周圍的石塊,露出一個填滿炸藥的炮眼。他拿起水管,往炮眼里灌水,一邊用一根細竹竿輕輕往里戳,戳爛的炸藥被水沖了出來。淮海輕輕拉著導火索,將導火索一頭的雷管拉了出來。硝煙散盡,大家拿著鐵鎬、鐵鍬向工地走去,又熱火朝天地干了起來。

      連部通信員小楊匆匆忙忙跑上山來,頭上像蒸籠一樣冒著熱氣,他一邊將軍帽拿在手上扇風,一面氣喘吁吁地喊:“二排長——二排長……”

      二排長胡萬念朝推軌車的戰士做了個開車的手勢,然后一把扯下臉上的臟乎乎的口罩,問通訊員:“小楊,什么事?”

      通訊員將大喘著氣的嘴緩緩張開,又用帽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軍區首長馬上要上山視察,連長叫你們把工地整理一下。哦——還有,回答首長的問話,要說‘報告首長’。”

      二排長把鐵鍬拖在身后,一邊走著一邊大聲喊道:“大家動作快一點,把工地整理整理。常寶傳、洪水淼、夏沛林,你們把風鉆的水管弄整齊,別這么像腸子一樣,亂七八糟的。六班長,帶人把工棚整理一下,炸藥全堆放整齊。你們幾個,把軌道上的礦石都清理掉。洪水淼,你的安全帽哪兒去了,大家都把安全帽戴好……”

      一個多小時以后,從山下緩慢地走上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是團長、政委,營里和連里的幾個干部在最后面跟著。他們繞著S形的上山小道,走上了山坡,朝施工工地走來。只見為首的一人,60多歲,胖胖的矮個子,臉上的特征是兩顆牙齒露在外面,大家一眼就認出了他,他就是軍區司令員,和《人民前線》報上的照片一模一樣,五五年授銜時的照片上,他抿著嘴,但在其他照片上顯著的特點就是露著兩顆大虎牙。這是人民軍隊里的一位傳奇英雄,早年在少林寺當過和尚,練就一身武功,紅軍時期參加過7次敢死隊,當過兩次敢死隊長,在延安時還因想打毛主席差點被槍斃。在他身旁的是軍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身體清瘦,比司令員年輕十多歲。這也是解放軍中一員赫赫有名的猛將,解放戰爭時期任二野王近山王瘋子的六縱十八旅旅長,長征途中受重傷,已被丟棄,是當時任紅四軍軍長的這位司令員命令用擔架將他抬出了草地。可是現在他們一點也不像個八面威風的將軍,都穿著肥大的部隊干部軍服,沒有肩章,沒戴勛章,腳上穿著布條和麻線編織的鞋。

      他們走上工地,和戰士們握手、問候,在工地上轉了轉,又接過連長手里拿著的伽瑪勘探儀,像孩子似地饒有興趣地在山巖和礦石上到處照照。司令員對團長說,一定要注意安全,過去在戰場上,流血死人是免不掉的,現在和平建設時期,千萬不能發生死人事件。他站在山坡上,對著群山指指點點,人們仿佛一下又看到了當年那個在戰場上指揮千軍萬馬鏖戰的將軍。團長請他到工棚里去休息,他朝四處看看,走到一塊平坦一點的石頭上坐下,大家或坐或站圍在他身邊。他問旁邊的戰士:

      “你們伙食怎么樣,吃得還好嗎?”

      戰士們都拘禁地望著他,沒有人說話。這是解放軍的老傳統,首長下基層,第一件事就是視察伙房,看伙食怎么樣。團長在旁回答:“我們部隊的伙食標準是每人每天8角5分,比陸軍高一倍,和空軍的標準一樣。”

      司令員又問連長:“多長時間能吃一次魚肉?”

      連長滿臉通紅,額頭上沁出一片汗珠,緊張地回答道:“報告司令員,我們每天都能吃到魚或者肉。”

      忽然淮海在一旁開口說:“報告首長,我們吃不到蔬菜,天天吃水庫里的大魚,我們炊事班長燒什么東西都放五香粉,吃得我們胃口都壞了。”

      周圍的人都一陣緊張。司令員聽后哈哈大笑,轉過臉對身邊的副司令員說:“叫城西湖農場給他們大量調撥黃豆,這里山多,沒地長蔬菜——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淮海說:“報告司令員,我叫路淮海。”

      司令員叫淮海在他身邊坐下,問:“你為什么叫‘淮海’,家鄉在蘇北還是淮北?”

      淮海說:“報告司令員,我是在淮海農場建場時出生的,我父親當時是淮海農場場長。”

      司令員聽后,露出歡喜的神情,問副司令員:“淮海農場是軍墾農場吧,是哪個部隊改編的?”

      副司令員想了想說:“好像是華野一0二師。”

      司令員又說:“我記得一0二師的前身是新四軍江淮軍區三十四旅。”

      副司令員說:“是的,解放上海后,一0二師準備轉為公安部隊留在上海,抗美援朝打響后,調往朝鮮,到了蘇北又改編為農四師,在那里墾荒,五五年改為淮海農場。”

      司令員轉臉很有感情地對淮海說:“這么說你也是革命軍人的后代。參軍以前是干什么的呀?”

      淮海說:“報告司令員,上學。”

      司令員說:“好,是個學生。到這里當兵很苦吧?”

      淮海回答:“苦,很苦,但是我不怕苦,因為我是解放軍啊!”

      他的話感動了司令員,司令員連說:“好、好,‘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我們的傳統。你的軍事技術怎么樣?會不會打槍?”

      淮海說:“司令員同志,聽說您是個神槍手,百發百中,不過,如果用步槍,您會輸給我的。”

      司令員聽后又是一陣哈哈大笑,拍了拍淮海的肩膀說:“小伙子,你很會說話,拍了我的馬屁,又炫耀了自己。不過大別山里的兔子可不是我用手槍打死的哦。”

      最后,司令員和大家在工地上合了影。

      第二天上午,司令員在禮堂給大家作報告。淮海在禮堂門口站崗,司令員進門時看到淮海,笑了起來,淮海給他行了一個持槍禮。司令員在陣陣掌聲中健步走上講臺,一點也沒有60多歲人的老態。關于這位司令員做報告,有一個傳聞,說秘書給他寫的字有核桃大,一頁紙上沒有幾個字,他念起來時,來不及翻稿紙,因此他念稿子結結巴巴,脫口講話反而很流暢。講臺上放著一張講桌,一張椅子,但他沒有坐,站在講臺的邊緣,揮舞著手講了起來。他從紅軍時期講起,講了革命軍隊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說:“昨天我問了一個戰士苦不苦,他回答很苦,但是他不怕苦,因為他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這讓我很感動,我們正是憑著這種不怕苦的精神,才取得了革命的勝利。”他又講他在這里見到了許多南京城里來的學生兵,“他們改變了我以前對城市兵的印象”。最后他說:“形勢喜人,形勢逼人,帝國主義、社會帝國主義和各國反動派亡我之心不死,我們要身在山溝,放眼世界,胸懷五大洲,為了國家的安全,人民的幸福,寧可少活30年,也要爭取早一天產出鈾來……”

      隨軍區首長一起來的,還有軍區空軍文工團,晚上,在三營禮堂演出歌劇《江姐》。淮海欣喜若狂。此前他聽過《紅梅贊》,樂曲很美。在他上小學時,他們學校有一批當地空軍7301部隊的子女,大多數是女生,她們身上那種特有的軍人子女的氣質,使她們顯得特別美麗。1965年空政文工團首演歌劇《江姐》后,便常聽到她們唱《紅梅贊》。”文革”開始后不久,這個空軍部隊調防到山東去了,已過去8年,這時她們中大多數人可能也在部隊當兵,淮海時常思念她們,每當看到女兵,總希望當中能有她們的身影。那是他少年時代最美好的記憶。就在他們晚飯后集合準備去禮堂時,連部通訊員跑來說:“二排長,連長叫你們派一個崗,到禮堂周圍巡邏。”淮海擔心,可不要派到我的頭上。排長往隊列里掃了一眼,真的把眼光落在了他的身上。他連忙避開排長的眼光。但終于聽到喊道:“路淮海。”

      淮海沒有回答。排長又提高嗓門喊了一聲:“路淮海,聽見沒有?”

      淮海應了一聲,心里非常懊惱。

      排長又說:“到禮堂去站崗。”

      淮海說:“上午是我站崗,為什么現在又是我?”

      排長沒有料到淮海會不執行命令,他臉紅了一下,不容置疑地說:“哪那么多廢話,叫你站崗你就去站崗。”

      淮海不再和他頂撞,以往的教訓告訴他,他哪一次頂撞領導,最后不還是他吃虧。站崗的時候,團部保衛股的股長來查崗,對淮海說:“明天還要演出一場,今天沒有看的人明天再看。”結果他聽了一遍,又看了一遍,倒是意外的收獲。

      本文標題:杜鵑花開(第二十二章)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21550.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 万众瞩目两码中特 七乐彩走势图1 足彩半全场逆转胜 528千炮捕鱼下载 股票分析怎么写 平特肖公式验证软件 浙江6+1 北京时时彩几号开奖 沙棘排毒真的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