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百味人生隨筆小扎
文章內容頁

不息的歌者——解讀巫伯年詩歌的人生情懷

  • 作者: 鄧三君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20-01-16
  • 閱讀37520
  •   讀巫伯年的詩歌,讓我喜出望外。

      當我接受編輯這部詩集的時候,我請孫山、何華兩人看稿,并提出要站在老年人的立場來讀這部詩集。他們一位是搞文學評論的,一位是詩人。我說這番話,是怕他們對這部詩集產生不屑的情緒。當然,首先亦源于我對這本詩集的初淺認識。

      經過幾番遴選,《向往》如凈身出浴的閨秀,輕盈地走進我的書房。在這個周末的炎熱夜晚,我捧讀詩作,與巫老就有了這番在精神層面上的碰撞與對接,亦窺見了巫伯年老先生的人生情懷。

      1

      用情至深,是巫老詩歌的重要特質。一般來講,寫詩,在不同的年齡階段呈現出不同的感情色彩。青年人,癡于奔放;中年人,顯于睿智;老年人,則穩于泰然。然而,巫老卻是一個例外。通讀《向往》,一股沛然的情感在字里行間噴薄而出,讓你有如置身廣袤的曠野,任由流星雨的沐浴,倍感酣暢與痛快。

      我承蒙朋友抬舉,曾任過惠州市楹聯協會副會長,接觸過不少寫詩歌的老人。他們基本上都是寫古體詩,四言八句,順手拈來。從寫作的角度說,如果不求韻律平仄,這種寫作方式易于把握。巫老是我接觸到的寫新詩為數不多的老人。他的詩,大多數是自由體的長短句構成,在表達技巧方面似乎是不刻意雕琢,不工于修辭。但那噴然而出的情感卻是那么的自然真切,或行云流水,或一波三折,頗得詩歌要旨。

      這方面,讓我最為感動的是巫老對他戰友加愛人的回憶。《甜蜜的回憶》《月光下》《前世今生》《一起走過春天》等篇章,讀后在我腦海里瀠洄激蕩。巫老的妻子李清蘭曾是一名軍人、心血管醫生,可是退休后不幸患腦瘤成植物人,在醫院躺了七年零三個月。在2600多個日日夜夜里,巫老守護著妻子,看著長眠不醒的妻子,常常陷入深深的回憶。在日后寫成的《甜蜜的回憶》里,詩人將妻子從出生到成長為一名軍人,再到成家養子,到病倒住進醫院的整個經歷描述得歷歷在目;將妻子貧寒的出身、溫婉的性格、勤儉的生活、優秀的品德、愛國愛家的情懷,敘說得栩栩如生、楚楚動人。這首感情充沛的敘事詩,讓我們看到一對相濡以沫的夫妻是多么的恩愛,多么的相惜,猶如和鳴之鸞鳳,高翔之雙翼。“清蘭微微萌動的嘴唇/我能感知您想告訴我什么”,簡簡單單的一句,相濡以沫的夫妻情深足以讓我們為之動容。果真是高山好逢流水,知音千古難覓也!“我至愛的人走了/獨自在清涼的月光下生活……對于她/是一種解脫/天堂有多美/請捎個信來”(《月光下》)。這首短詩,道出詩人的矛盾心理和相悖情緒。常言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誰不想與至愛的親人終老歸寂,但是,眼睜睜看到至愛的親人被病魔折騰了3744000多分鐘,那種煎熬與痛苦哪是用言語可以表達的啊!好吧,那就放手讓我至愛的人兒走吧,就像情人惜惜道別:只是,你在那個美好的世界里,不要忘記還有一個人,在凡世整日地惦記著你,記得要捎個信來啊!讀著這首詩,讓人雙眼滿噙熱淚。最近我出版了“聞之居”系列一套三本書,其中一本是我妻子的《打扮日子》,在我為她寫的序言里,有這么一段話:“當我們皓首百年的時候,回味以往,那該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那時,一對惺惺相惜的老人,倚在夕陽下的藤椅上,手執發黃的書卷,準會喃喃自語地說:‘漫漫人生,不虛此行’”。我尚未到耄耋之年,不知我的這個愿望是否會實現。但是,巫老的書出來了,他深愛的人卻早走了,鴛鴦孓身獨徘徊,怎不讓人生出伯牙與子期的斷弦之凄苦。我雖為晚輩,巫老的那份情,那份愛,那種撕裂的疼痛和眷念,我深味其中。

      英國詩人華茲華斯說:“詩歌是靜謐回憶中產生的強烈情感的自然流露”。巫老的詩歌,正是這種心靈跡象的真實流露。他的詩,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感,故而他的詩歌純樸、自然,祛除了現代社會中一切虛飾與矯揉造作。

      2

      為人至善,是巫老詩歌中顯現的重要品質。我一直認為,無論從事什么行業,善良應該是為人的最基本的品質,有了這個品質,百業就有了發展的基礎,從事文學創作,更不能例外。在巫老的詩歌中,我們無時無處不感覺到這種善意所在,就像山澗的一股清風,就像深潭的一池秋水,就像窗前的一盆百合,讓人倍感清新、舒適、愜意。

      人,如果沒有善,那就有可能作惡;如果有了善,那就絕對會憐憫天下。聽說有一些屠宰場,為了獲取利潤,將豬的淋巴等致病物賣給一些不良商販,流入到市場做肉丸和肉餅。而我認識的一位叫李廣偉的企業家,慈悲為懷,他以眾生的健康為己任,雖然掌握著惠州最大的生豬屠宰企業,每天產生大量的淋巴下料,但是他定下嚴格規章,絕不讓這些有害的東西流入市場,一律焚燒銷毀。錢可以少賺,缺德的事絕對不能做。因而,他的企業譽滿鵝城,發展良好。巫老的詩歌,正是處處閃現著善的光芒,才打動人心,令人難忘。

      巫老是一名退休的醫生,兒孝媳賢,衣食無憂,但是他并不因為自己的殷實與富足而高枕無憂、心傲氣盛。他的詩歌,沒有沾染上處處顯示優越感的“干部詩歌體”的一點習氣,而是真情實感地關注底層民眾,關心弱小市民,為他們而愁而歌。同時,他亦注重家學傳承,用詩歌的形式,傳揚美德,弘揚正道。《農民工,我的好兄弟》《同在夕陽下》《三畝地一塊銀元的故事》是其代表篇章。

      《農民工,我的好兄弟》是一首敘事詩,作者以關照天下的憐憫情懷,描寫了一位在城里打工失業而返鄉創業者的經歷,謳歌了農民工對城市建設的奉獻,描述了返鄉的農民工投入新農村建設的種種創舉,表達了農民工對鄉村未來的美好憧憬。這首詩,體現了作者對農民工生存狀況和未來發展的深度思考,以描寫一位農民工的生存狀況為樣板,提示農民工對未來生存出路的考量,其具有的現實意義不言而喻。《同在夕陽下》記錄了城市一隅的一個生活片段和場景,詩人憂慮眾生的切切之心便躍然紙上,片言只語,震撼人心。“一個穿著樸素的老者……/他遞一本存折給銀行的職員說/‘取350元’/職員將存折送電腦閱讀后說/‘沒錢’/‘這個月的’/‘沒有到位’/老者慢慢離去。夕陽下/一個蒼老的背影”。看看,多么讓人動容的凄涼場景,僅僅用寥寥數語的白描,將一位退休工人的窘迫狀態描述得入木三分,讀后令人心生暗痛!沒有善心,哪會關注到一個普通人看似平常,卻深藏世間凄苦的細節?沒有大愛,哪會寫出這般看似云淡風輕,實則暗涌生活波瀾的詩句?由此可見,善可以興業,亦可點亮詩歌的靈魂。善是百業之根本矣。

      《三畝地一塊銀元的故事》與《一個故事傳幾代人》,則是巫老用詩歌寓教于人的代表之作。中國民間有許多傳說,蘊含為人處世哲理,巫老卻善于將這些傳說、典故、民諺,用詩歌的形式,加以改造,成為教化后人的新的藝術品類。他的這種善意的創造,教化了大眾,亦獲得了善意的回報。巫老的兩個兒子,均學有所成,術有專攻,成家立業,家庭幸福。正所謂種善樹得善果矣。

      善,是人性中蘊藏的一種最柔軟,但同時又是最有力量的情愫。善,像水一般,潤物無聲。善良是一種道德觀念;善良是一種人性美;善良是一種愛心;善良是一種奉獻;善良是一種豁達。心地善良,富于愛心,才能真誠與人相處、善待家人、善待朋友、善待周遭,共同譜寫和諧美好的生活樂章。善良成就百業,而巫老因善而成就了他的職業、愛情、家庭,同時,亦成就了他的詩歌愛好。

      3

      追求至專,是巫老及巫老詩歌作品給我留下的又一深刻印象。一般來說,追求一樣東西一定要沉入“水底”,而不能漂于浮華。現在有的人,為了所謂的追求,總是習慣于追逐熱鬧,浪得虛名,最終反而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巫老將詩歌情愫的根須深深扎在生活的沃土之中,醉心于生活的點點滴滴,鐘情于自然的一花一葉,關注于世間的一沙一塔,感動于社會的一人一事,于是就收獲了絢麗燦爛的詩歌之花。

      已逾80高齡的巫老先生,完全可以不必對自己的一個愛好那么刻意求真、錙銖必較。但是,“我年輕的時代,曾有過美好的文學夢”,卻因為軍旅生涯、職業繁忙而沒能顧及,“直到退休后,上老年大學才有學習文學的自主權。我以文養心,以詩為友,在母語中找到了樂趣”(《我用什么留給你,我的孩子——跋》) 。正是這個“文學夢”,讓這位步入耄耋之期的老人,在詩壇孜孜以求、樂此不疲地埋頭耕耘。翻讀巫老的這部詩集,大多詩歌是在近年寫的,他的這種執著,讓我這個一直從事文字工作的晚輩不得不為之感動。

      浮華于世的人,成天盼望柳絮開花卻終難結果,雖有一時燦爛,也不過曇花一現。巫老卻在詩壇叢林里默默耕耘,待一日抬頭,才發現桃紅梨白滿是春。在這部詩集里,我讀到不少讓人驚訝的好詩好句,且具巫老自己獨有的詩歌風格和特點。

      在這部詩集里,最為成功的應該是巫老以白描手法所表現的詩歌。白描成為該部詩集中最具個性的藝術元素。較為經典的有《同在夕陽下》《走過田野》《故鄉書箋》《挑水的女孩》《愛情鳥》等篇章。有直抒情懷的驚人之篇:“老者慢慢離去,夕陽下/一個蒼老的背影”(《同在夕陽下》),描述了一個老者渴望而無獲的凄苦場景;有平鋪直敘的引人思考:“以生生不息的執著/該綠的綠了/該紅的紅了”(《走過田野》),再現了生命勃發的堅韌與律動;有排比遞進的耳目一新:“我站在村頭/耳畔傳來節奏的音律/樹林里的鳥……/屋檐下的麻雀……/水牛在小溪邊吃草……/施肥農女…。/動與靜,呈現聲色味自然生態的美/放下全部憂思與喜悅”(《故鄉書箋》),描繪了大自然生機勃發的豐美景象;有比擬與假借的心神大振:“一輪落日跌落在方井里/漫天彩霞在桶里飄/扁擔在女孩肩上跳”(《挑水的女孩》),這里所呈現的美妙與活力,讓人生出難以按捺的青春沖動;有觸景生情的美好聯想:“石林一對愛情鳥/是愛的化身/……順著黎明前的曙光/飛向人間/飛出石林”(《愛情鳥》),揭示了人們對美好愛情的追求和渴望。這些看似不經意的句子,具有原生態的美,沒有雕琢,沒有花招,卻如山澗清泉,清純而甘甜。最近,我因女兒鄧張琬林參加中國好聲音深圳賽區的比賽而目睹了眾多音樂愛好者(其中不乏專業音樂人士)的表演,感受頗多。琬林只是一名高中生,也沒有經過專門的音樂訓練,但是卻在幾萬人的海選中脫穎而出,經過了一輪又一輪的晉級比賽,一直走到深圳賽區10強,進而到總決賽的前五。評委老師認為,她的聲音和表演都極具特質和個性色彩,有極高的辨識度。而有的參賽者演唱多年,可是評委并不欣賞,一部分原因是他們過度追求演唱技巧而沒有自己個性特質。我以為詩歌亦是如此。巫老的詩歌,就是有那么一股原生態的青草味:樸實、真切、純凈。

      巫老的詩歌當然還有其他特質,如他擅長的組詩所表達的形式,就是值得關注的另一個方面。請讀者諸公細細品味,自得其要,鄙人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

      巫老在《我用什么留給你,我的孩子》跋中這樣對孫女說:“我只能用漢字寫些長短句,合訂成冊,給你們姐弟仨”。是啊,巫老,您說得對,房屋有幾間,可是百年之后,難保它不會化為灰燼;錢有幾串,流通于市,難道那一枚永遠姓巫?您說的對,只有用文字傳承的精神是不滅的,亦是人世間不可復制、永不貶值的至尊財富。去年,市水務局老局長譚木興先生讓我給他編本書,雖只有數篇文字,但是被他視為傳家至寶。我由是感嘆:精神傳承貴于金矣!是啊,巫老,您給孩子們留下的哪里只是這部文字,還有那浸潤于文字之中的砥礪、奮發、精益求精的精神啊!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流逝,其將愈發顯得彌足珍貴!

      巫老,一位不息的歌者,在您這部詩集出版之際,我寫下這些文字,以表祝賀:祝您青春不老,詩花爛漫!

      2016年7月17日深夜于聞之居

      本文標題:不息的歌者——解讀巫伯年詩歌的人生情懷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21434.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上海人都玩什么麻将 贵州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6场半全场胜负开奖 600万彩票安卓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出售 21点规则策略 竞彩比分直播500万 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快中彩走势图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