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20°N秋刀鱼(第九章 “偷”车贼)

  • 作者: 杰西五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8-10
  • 阅读54162
  •   第九章 “偷” 车贼

      三伏天气,整个阑冈都在烈日下炙烤。撑着遮阳伞站在树底下,那里有个老奶奶卖龟苓膏。花了十块钱买了一盒,一盒里有三碗,椰果蜂蜜口味。

      一个人的生活,单调、孤单、无趣、死气沉沉……

      而欣阳却搂着我的脖子说:“一个人多自由,快乐、勇敢、独立、丰富多彩……”

      我们都是普通人,住在围城内,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我想,钱钟书真是个有趣的老头。

      夜风?#20992;?#27167;树,枝叶摇曳。夜已经很深了,可我依旧难以入眠。静静地坐在黑暗?#26657;?#40664;默地想暮格。离婚后第三天,我把自己关在房间,不出门,不访友,我不知道离开暮格后,我能做什么。

      手机安静了一周,从黑暗中醒过来。拉开窗帘,金黄色的阳光照在桌面上那个白色的沙漏上。?#20284;?#21654;啡杯,喝了一口,立即吐了出来:放久了,是酸的。

      走进客厅,家里安安静静的,昆仑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它用若有若无的眼神瞟着我,那?#32622;?#26159;一?#32622;?#35270;。我走过去朝它?#28304;?#19968;拍,它快速地从脚下逃开,躲在阳台上去了。有时候觉得,猫是一种很神秘的动物,来无影去无踪,即便你不喂它,它也不会饿死。有时候走在大街上,都能够远远地?#21561;?#23427;轻轻越过矮墙,消失在淡淡的阳光?#23567;?br />
      进卫生间沐浴,换上高中时穿过的破洞牛仔裤,黄色的T恤衫,扎一个马尾,背着单肩包,穿一双平底帆布鞋,戴一顶蓝色牛仔帽。哼着欢快的调子走出了家门,拿出车钥匙的时候,我才发现那辆停在枇杷树下的自行车不见了。我惊愕地领悟了一个事实:我遭贼偷了。这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单身狗遭求不住呀!

      小区保安调出了最近一周的监控录像,我坐在保安身边,百无聊赖地看着小区门口熟悉的、陌生的人进进出出。最后,在一个小角落里?#21561;?#20102;一个年轻小伙子堂而?#25163;?#22320;骑着我那辆“飞鸽”出去了,戴着蓝色牛仔帽,对摄像头做了一个“V”的手势,画面就此定格。

      我不禁感慨:这偷帅胆儿也太肥了!

      很快,保安又定格了下一个画面,偷帅在晚上九点半左右又骑着我的“飞鸽”回来了。保安很快就排查出了这个偷帅:

      姓名:罱悦

      年龄:21岁

      职业:厨师

      住址:五号楼602室

      这天晚上九点半,保安准时地拦住了他,还有我那辆“飞鸽”。

      他一本正经地坐在我对面,肆无忌惮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这位大姐,我们认识吗?”

      “你认不认识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你屁股下的车很熟悉。”我眼睛里带着一丝?#20384;鰲?br />
      他双手往衬衣上擦汗,并摘下了帽子。

      “你很热吗?”我依旧不瘟不火地盯着他。

      “说实话吗?”

      “当然!”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他立马赔上笑容,“姐,昂薇姐,我真没偷你自行车。”

      “那你如何解释它?”我朝“飞鸽”努了努嘴。

      “是借不是偷,不信我带你去看看!”

      “那你开锁技术不错呀!”

      结果他带着我?#22270;?#21517;保安来到我的庭?#28023;?#32625;悦指着那张贴在枇杷树上的纸条说:“你车锁构造太low了,敲一下就开了。”

      保安打开手电筒照在那张纸上,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字:“罱悦借此车一用!联系电话:13605208866。”

      “你咋不学狗狗在树下撒泡尿做个记?#29275;?#20320;罱悦到此一偷呢?啊?你说呀!”我推了推他,他一步步后退。

      “我看你家许久无人进出,以为你旅游去了,还天天抱着个猫盆喂你们?#20381;?#20177;。”

      “照这样说,?#19968;?#24471;感谢你呀!”话音?#31456;洌?#26118;仑便跳下墙,不停地蹭着罱悦的裤腿,很亲昵的样子。哼!叛徒!

      就这样,我认识了罱悦:离开暮格后,第一个异性朋友。

      第一次去罱悦工作的地方,在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上。这个季节,那条街上到处是露着大腿和胳膊的美女天堂。他家的店铺很小,有上下两层。罱悦是厨师兼老板,有两名男服务员。特色?#20599;?#26159;葱油面和杂酱面,熟练地拉面,甩入?#20852;?#25438;起,?#29992;刂平?#26009;,翻拌,加入噱头,热腾腾的面条就横空出世。楼上空间相?#28304;?#19968;些,有一个面点师,特色面点是糕点和馅饼。另外买面点便附送罱?#20204;?#25163;调制的柠?#20160;瑁?#19968;小杯,很有味儿。

      小店每天九点开门,晚上九点关门。生意异常火爆,我想,这主要是归功于这个帅气的老板。毕竟,年轻帅气,那就是门面。当然,葱油面的味道,那是?#25442;?#35828;的。

      一连七天我约好欣阳去他?#39029;?#26089;?#20572;?#37492;于我们如此熟悉,白?#22253;?#21917;了七天,什?#21019;?#27833;面、杂酱面、凉拌面、?#25512;?#38754;、水煮面……他家?#22902;?#33394;,我们一一尝了个遍。

      当我们边吃面边盘算着下一周?#19979;?#30424;他家的糕点,他哭丧着脸拿出十块说:“谢谢光临,我的两位姑奶奶,上对门吃点包子馒头去吧!白?#22253;?#21917;,供不起呀!”

      ?#23433;?#33821;包才一块钱!吃不穷你的呀!”欣阳笑着吃了一口牛肉。

      “包子馒头花卷,五毛一个!给我省省吧!我的两位大姑娘呀!”

      “好吧!明儿个起,就不来蹭饭了。偷自行车的事儿,就?#35282;?#20102;。”我放下两碗面?#37027;?#25289;着欣阳离开了。

      罱悦几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忙碌的,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十?#20013;量唷?br />
      偶尔周末有空,他会拎着一大袋从市场?#19979;?#26469;的新?#20160;死?#25105;家改善伙?#22330;?#32625;大厨操刀,惊天地泣鬼神,鬼斧神工。欣阳?#19981;?#24102;着新鲜海鱼过来,三伏天,三个人开着空调吃火锅。

      几?#28900;?#19979;肚,他便晕头转向。说心里话,罱悦确实长得好看,往人堆里一扎,的确是鹤立鸡群。于是,我就?#32842;?#30528;近水楼台先得月,好歹肥水不流外人田,替欣阳盘下他!

      努力了几次,罱悦却高谈阔论地发表豪言壮志:“欣阳,你就该把那家甜品店盘下来,开个烧烤店,反正你的绝活是烤鱼!”说完他眼神清澈地看着欣阳,又下去一杯。而欣阳只是笑笑,端着红酒杯一个劲儿地傻笑。

      ?#23454;?#19981;?#20445;?#24613;死太监。这两个人,落花流水两无情。我只得“开轩面场?#28020;保?#25171;开天窗说亮话:“你们俩合计合计,一起开个店,开夫妻店得了!”

      “谁跟谁是夫妻啊!”他们俩异口同声地拍桌而起,这让?#19968;?#30097;他们喝醉酒都是骗人的。

      我便装着孙子说:“谁说夫妻肺片里有夫妻,老婆饼里有老婆的。谁说开夫妻店?#22836;?#24471;是夫妻呀!”

      “这还差不多!”两?#25293;源?#37325;新靠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我扶着欣阳去卧室休息,她醉醺醺地说:“以后不许开我玩笑,我有?#20449;?#21451;!”

      “好好好,有有有,你有好了吧!不会喝就少喝点,千万别……”?#19968;?#27809;说完,她就开始吐了,我硬生生地将“吐在我床上”五个字咽回了肚子里。

      将罱悦放倒在沙发上,回来收拾桌子。午后的阳光静静地落满阳台,泡了一壶绿茶,坐在摇摇椅里看书。看着看着便睡了过去,书掉落在地上。

      黄昏的时候,三个人都醒过来了。罱悦看欣阳的眼神有些怪异,有点躲藏。而欣阳却劈头盖?#36710;?#35828;:“罱悦,你可不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罱悦嘀嘀?#31455;?#22320;说了句:“谁是癞蛤蟆,谁是天鹅啊?那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别以为我听不见!昂薇姐也真是的,瞎闹!”

      “你别嘴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20449;?#21451;都不知道是分了多少年的。没脸没皮的,说?#27426;?#20154;家孩子都可以打?#20174;?#20102;,好意思哦!”我坐在摇椅上幽幽地帮了罱悦一把。

      “你怎么知道的?”这下轮到欣阳瞠目结舌了,在我身边,她向来都保持着那股神秘感,跟个仙女似的。

      “就你那酒量,三杯酒就什么都吐出来了。”

      欣阳气急败坏地抓起背包:“我上晚班,先走了!”

      “记得多喝菊花茶,下火。”

      罱悦?#36530;?#22320;看着我:“昂薇姐,我不喜欢欣阳。”

      “为什么?”

      “反正我不喜欢她。”说完他戴上帽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我坐了起来,揉了揉发紧?#22902;?#38451;穴。我在想:这么做,是不是白费心机。

      本文标题:20°N秋刀鱼(第九章 “偷”车贼)

      本文链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14959.html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