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页情感家园?#24418;?#20146;情
文章内容页

叛逆少年变形记(第三十八章)

  • 作者: 蓝思海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4-10
  • 阅读15199
  •   第三十八章:


      忙完老爸的事,我才想起前几天武凌浩和我说过,他想回家看望他老爸,在忙事情期间我还是没有来得及?#25165;?#36825;件事,所以今天刚到机构,我找到他,准了他的假。武纪委亲自来接他,还给他买了新的篮球以及一大包零食,二人乐呵呵地向我道别。


      我不禁感慨现在的武凌浩父子,虽然过去差点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成为仇人,但是,一旦离开几天又会忍不住牵挂,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吧?


      领导找到我,?#25165;?#25105;明天去女生班上课,陈老师走后,女生班还没有招聘到适合的老师,所以让我暂时去管理几天。


      和男生打交道说得上容易,去女生班,我还是有些忐忑,想到我的学生时代,班里的女生个个古灵精怪,你根本不知道她们明明很安静,殊不知下一秒会给你出什么花?#26657;?#21453;正,那时的班主任算是怕了班里的女生。不?#20197;?#26679;批评呀,班里的女生个个成绩顶尖,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耍花招也是她们偶尔的放松,当然,这也是拿她们没办法的借口。


      好吧,第一次去女生班,为了不出糗,我必须利用剩余的时间浏览一?#27029;?#29983;班所有人的资料。


      第二天,我西装笔挺,头发梳得一丝?#36824;叮?#26174;得严肃正式一些。去女生班的途中专门对着手机演示?#24605;?#27454;适合得到好感的表情,既要做到有亲和力,还要做到令人不可造次的威严。


      天啦,这可比去影视城?#38901;?#38590;多了,表情丰富到我都有当影帝的地步了。


      我是真的怕,所以,到教室门口,我还特意注意教室门,就怕推门进去会有一盆水突然泼下来,或者是突然砸下来花盆之类的危险品。


      我是知道的,女生班很难招聘到老师,因为每个老师都是满怀信心而来,狼狈地辞职的。


      听离职的老师们说,没办法,女生们个个都是尖子生,恶作剧发生之后又没有老师敢?#20384;?#25209;评,怕打击到她们的自尊心。所以,只能老师退出。


      既然是尖子生,各方面优秀,既然都这么优秀了,还送来这里干嘛?


      答案领?#20960;?#35785;我了,女生们是来补充知识能量的。


      我看着虚掩的教室?#21467;?#20102;下唾沫,下意识地抬头往上看,没有发现有任何玄机之后,深吸一口气伸手推门,我还是留了一手,推门的同时我特意向后退?#24605;?#27493;。结果令人意想不到,没有什么陷阱和整盅,我松了口气。响动声惊扰了正在埋头学习的女生?#29301;?#35282;落里传来一声不屑。我?#39318;?#38215;定,抬脚就往教室里走,刚走到讲台上,所有人像接到命令似的,齐刷刷地站起来,深深鞠躬:“胡老师好!”然后又齐刷刷地坐下,各自埋头看书的看书,写字的写字,都没给我回礼的机会。


      “同学?#29301;?#26377;不会的题尽管问我,”我说,“我会给你们?#27493;?#30340;。”


      “好!”又是齐刷刷的回答,但是没有人抬头,还是各自忙着各自的。我干巴巴地站在那里,心里还有几分得意,大概她们早就知道我的大名吧?再是孙悟空在世,?#19981;?#34987;我那堪?#24525;?#20711;式的大道理说到心服口服。


      怕了吧?


      我还在得意。


      不过气氛有些不对劲,安静得可怕,我快成了空气的一部分,完全没有存在感。交流,才?#20146;?#36827;内心的办法。于是我在黑板上出了一道数学题,拍拍手,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黑板上的题目上。


      “大家暂时停一下,昨天我遇到一道难题,至现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演算方法,现在大家帮忙算一下,以解我心头的困扰。”我说。


      讲台下响起笔尖触动纸张的声音,有人托腮思考,有人奋笔疾书,我也不闲着,拿了纸和笔演算我出的题。


      这是我临时出的题,我自己都担心有没有出错,我飞快思考,赶紧算出来才知道有没有出错,要?#21069;?#39064;出错,这下就糗大了。


      我刚演算完,一个女生举手说:“老师,我算完了。”


      “好,到黑板上把你的方法演算一下。”我微笑颔首,女生自信地走上台来,很快把题解了出来,刚要转身下去,一个女生突然说:“严安然,你算错了。”


      “哦,严安然,你等一下。”我说。


      上台做题的女生叫严安然,之前?#21450;?#29677;里所有人的名字记住了,就是还没有对号入座。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台下提出意见的女生,“请到台上来把你的方法演算一下。”


      “我叫陈果果,”女生说,“我就不上去了,我可以对严安然做错的地?#25945;?#20986;建议,严安然,希望你不要介意,也请胡老师见谅。”


      “陈果果,干嘛不上来?”我微笑。


      陈果果不语,很吃力地挪动这身体,来到讲台前,歪着头问我:“胡老师,您看我能像您一样站上去吗?我也想啊。”


      我震惊了,忙不迭地说:“陈果果,对不起,我不知道……”


      陈果果坐在轮椅上,歪头看着我,淡淡地说:“没事。”说着就要掉转轮椅回到位置,我叫住她:“陈果果,等一下,我看看你解题的方法。”


      “好的。”陈果果把本子递给我。我看了她做的题,解法完全和严安然的不一样,也和我得出的结果不一样。


      “陈果果,别闹了,”严安然说,“难道你忘了,之前的老师是被谁气走的?还不是你为了一道题和老师讲了半天道理,不给老师台阶下,才导致没有老师来给我们上课吗?”


      “本来就是老师做错了题,我和她?#33268;郟?#24590;么就成了我把她赶走了呢?”陈果果争辩,“难道,你们都想遵循那种错误的方法来解题吗?#30475;?#20102;就是错了,纠正,是不想让大家被误导,是不是?”


      “你……”严安然气得跺脚,“好吧,你厉害,厉害的话你来给大家当老师算了。”


      “好了,”我示意二人安静,打开大屏幕,准备了平板电脑,连接了蓝牙功能,下台向陈果果走去,她看着我,眼睛里全是不屑。


      我没有要批评她的意思,而?#21069;?#22905;的轮椅推到讲台前,再搬到讲台上,微笑说:“陈果果,接下来的时间属于你,把你的方法给大家讲一遍。”


      陈果果看着我,眼里多?#24605;?#20998;忐忑,我鼓励说:“加?#20572; ?/p>


      陈果果环视?#38393;埽?#21448;看向我。


      教室里的气?#25214;?#24120;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突然,掌声雷动,像提前?#25165;?#22909;的一样,齐刷刷的。我跟着用力鼓掌,手都拍红了。


      陈果果没有再矜持,开始讲题,所有人看着大屏幕?#19979;?#24930;展现的公式,做着笔记。她讲得很生动,很透彻,具有说服力,严安然?#38472;?#24930;红了,拿了纸和笔飞快地记着笔记。


      陈果果讲完,我拿着我演算的题,举过头顶,大声说:“同学?#29301;?#20854;?#25285;?#32769;师也做错了。看到陈果果的?#27493;猓?#25105;心服口服。”


      “?#29301;?#32993;老师,您会想其他老师那样,被气走吗?”台下有人怯怯地问。


      “做错了就?#20146;?#38169;了,逃避也不?#21069;?#27861;,这是学习的机会,?#20248;?#20102;可就再没有机会了,”我说,“老师也不一定样样都是对的,要和所有人一样,知错就改,改过了,就是进步了,老师不进步,干嘛要求学生进步?是不是?”


      “好!”


      台下一片赞许。


      我把陈果果的轮椅搬下讲台,把她送到位置上,向她竖起大拇指,十分赞赏地说:“保持你的状态,非常好。”


      ?#20843;?#20204;都怪我较真,把老师都气走了,您不会也?#36824;?#25105;们了吧?”陈果果声音很?#20572;?#20687;做错事一样胆怯。


      ?#23433;?#20250;。”我回答得很坚定,陈果果笑了。


      下课后,严安然找到我,小心地说:“胡老师,您不生气?”


      ?#23433;?#29983;气。”我说。


      “您来了,陈果果终于乖了,要知道,老师们被她气走以后,她可得意了,原以为她天不怕地不怕,这下她也有怕的人了。”严安然说。


      我说:?#23433;?#26159;怕,是终于有人做错事后肯低头认错,她高兴呢,不闹了。”


      “哦,她就这个怪脾气,越和她争个?#28304;恚?#22905;就越高傲,对方放?#22270;?#23376;,她?#19981;?#26381;软,这下我终于知道她的性格了,”严安然恍然大悟般点头,然后又说,“胡老师,您不知道,她和以前的老师为了一道题,发火了呢,老师都让她说哭了。”


      “正常,?#25165;?#30828;,总有不对的那方吃亏,追求真理永远没有错。”我说。


      “关键是她的态度问题,老师哭了,我们都不敢吭声,后来老师摔门而去,她笑得很得意,她明摆着用老师的情商擦地呀!”严安然越说越小声,“别看她坐?#24597;忠危?#20294;是,班里没有人敢惹她。”


      “是呀,班里有这么一个追求真理的,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以后,在生活?#26657;?#35201;多帮助她。”


      “胡老师,”严安然眼里闪过一丝狡黠,“您一定是?#23460;?#20570;错题的。”


      “还真不是?#23460;?#30340;,”我老?#21040;?#24453;,“你们大家都埋头看书,没人理我,我就找点任务来做咯,那道题是我临时临摹的,我还生怕出错了题,出洋相呢,结果题没出错,我还?#20146;?#38169;了。”


      “我们不说话是有原因的,我们只是生怕哪里出错,又把新老师?#25490;?#20102;,没人管我?#29301;?#21482;能自习。”严安然一副小可怜样,我立即做出保证:“放心,我会好好教你?#29301;?#30452;到暑假结束。”


      “那就好,可是您说的,不许反悔。”严安然眼眸如星?#21069;?#38378;亮,期待我的回答,我郑重地点头说:“我说到一定做到。”


      我信誓旦旦,不过要是领导让我再会男生班,我的诺言岂不是成了谎言?如果两边都期待,我还真该琢磨琢磨,怎样才能让两边都不失望。


      原来女生班里所谓的恶作剧,是陈果果的较真,老师们都避之不及。看来作为老师,面对较真而且丝毫不给情面的学生,还真得具备?#30475;?#30340;心理素质。


      ?#24418;?#22312;食堂,我刚坐下,欧乐乐直接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给我夹了个鸡腿:“老师?#37327;?#20102;,加个鸡?#20219;?#21171;一下,去了女生班还适应吧??#27426;?#20316;剧吓到腿软了没?”


      欧乐乐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是慰劳还是等着看我的?#29409;齲?/p>


      “多谢,你还真说对了,刚去的时候还真腿软,就生怕推开门会突然掉下一些惊吓,不过,一堂课下来,感觉不是之前老师们说的那样糟糕,”我竖起?#28079;?#25351;,“个个都是学霸。”


      “现在的孩子可不会玩你们玩剩下的?#20005;罰?#20320;永远想不到惊吓在哪里。”欧乐乐好不得意,?#23433;?#35201;不好意思,被吓到了就直说。”


      “还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无可救药,什么恶作剧,没有的事。”


      “就别为她们说?#27809;?#20102;,谁不知道女生班不好带?女生班比我们男生班还不堪。”


      “个个都是学霸,老师吃不消,甘拜下风咯。不信?#21069;桑?#26126;天带你过去见?#37117;?#35782;那个学习氛围,?#24605;?#19981;是来脱胎?#36824;?#30340;,而是来那什么……怎么形容?修仙,对,修仙!明明已经很厉害了,还要更上一层楼的精神,值得佩服。”


      “胡老师这是回?#21019;?#25105;们男生班的?#24120;?#35828;到我们男生,就是一个个不可救药,说到女生,那是一个劲地夸,哎,鸡腿给你了,我不要了。”欧乐乐端了餐盒去了一边,我咬着鸡腿不知是吃下去还是放下。


      欧乐乐扭过头来“嘿嘿”一乐,说:“胡老师,我开玩笑的,不过,我们会努力的,别愣着,给点鼓励好吧?”


      “加?#22270;?#27833;你最棒!”我像个傻大个,手舞足蹈,欧乐乐咧嘴就笑:“好吧,虽然这个拉拉队势力有些单薄,但是我还是接受你的鼓励,谢了。”


      “你在干嘛?”杨玉洁走过来,和我在一桌吃饭,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都被你看到了,还明知故问。”


      “怎么?被女生班的学生整惨了吧?”杨玉洁假装关心,其实眼睛里的?#20197;?#20048;祸早就被我看得透透的。


      我纠正:“你们怎么都戴着有色眼镜?#21019;?#22899;生班??#24605;?#19981;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不信,你去教一天试试就知道了。”


      “咦?你没有被水浇成落汤鸡?得,看来还没有放大?#26657;?#31561;吃了苦头没可别回来找我哭诉。”杨玉洁似乎不饿,满心好奇和?#20197;?#20048;祸,我答非所问:“心理医生,神经质怎么?#21361;俊?/p>


      “骂我?#21069;桑俊?#26472;玉洁不高兴了,把她餐盒里的肥肉夹到我碗里,?#26696;?#35785;你怎么?#21361;?#22810;吃大肥肉保证你没事,还有,那天去你家,你就那样?#28304;?#25105;,这就是报复。”


      “怎么了?”我郁闷。


      “你不觉得把我拦在门口像审问犯人似的有失礼貌吗?”


      “哦,好,让你的报复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把你碗里的?#20960;?#25105;,正饿着呢。”


      ?#23433;?#21644;你?#24179;希?#19979;次去我家做客吧。”杨玉洁狡黠一笑,我就知道她想干嘛,干脆说:“好吧,给你?#27809;?#25253;复的机会。”


      “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杨玉洁突然严肃,“?#21152;?#30340;事领导找我谈过了,就定在后天。”


      这才是我认识的杨玉洁,突然像个神经兮兮的小女人,我还感到不习惯,还把我也带跑偏了。


      “好的,”我秒变严肃,“这项活动一推再推,眼看暑假就要结束了,再不实?#26657;?#21487;就失信于人了,同学们还怎样相信我?#29301;俊?/p>


      杨玉洁点头说:“?#21069;。?#26368;近事情太多,但是,先把事情放在一边,?#21568;加?#36825;一项摆在眼前,尽快实?#23567;!?/p>


      “好,具体方案,我们再和领导商议。”我说。


      “好,就这样,”杨玉洁站起来,把没有扒拉几口的?#33503;?#36208;,回头对我笑,像哄三岁小孩似的说,“把肥肉吃了。”


      “呃。”


      我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发出奇怪的音节。我什么都不愁,就是愁吃肥肉,奇怪,是谁告诉她,我?#30405;?#32933;肉?


      我看着碗里的肥肉,眉毛拧成麻花,吃不下,但我也不能带头浪费吧?食?#32654;?#19968;百来双眼睛盯着呢,好歹做个榜样吧。


      我颤巍巍夹起一片肥肉,心一横,紧闭?#21467;?#23601;往嘴里放。


      “吃不了就别勉?#22570;?#32993;老师。”


      我睁眼,见欧乐乐站在我面前,冲我咧嘴一笑,把我碗里的肥肉夹到他碗里,坐下来把头埋得很?#20572;?#32039;接着扒拉三两下,碗里就空了。


      “早知道杨老师要这样欺负你,我就不走开了,以后吃饭我就和你坐在一块,做你的守护神怎样?”欧乐乐抹抹嘴,好不得意。


      “感激不尽!”我学着古人的样子,抱拳道谢。


      “罢了罢了,以后,少拿女生班的霸气灭我们男生班的威风就是了。”欧乐乐小气,还真忘不掉刚才的事,我不得不敲他警钟:“?#24605;?#37027;是真的不错,好就是好,你们得跟?#24605;?#23398;习学习,那个学习氛围简直无可挑剔……”


      “好吧,刚才说过要帮你提防杨老师的事,我再考虑考虑。这肥肉还真不好?#21097;?#21507;上一口,那得难受几天?”欧乐乐咂咂嘴,拿了餐盒就要走,我赶紧叫住他,讨好说:“?#24605;?#22899;生班的学生也对你们赞不绝口,她们学习是好,但是,你们也?#20146;?#26834;的,她们巾帼不让须眉,但是你们是英雄出少年。”


      “这话还算动听,”欧乐乐冲我一乐,“嘴巴抹了蜜,好吧,我绝不会让你再看到肥肉。”


      “?#38405;?#20040;?#20572;?#22810;?#20154;?#21834;,不然会难受的,多谢!大侠,有缘再见!”我被心头突然涌起的?#36824;?#27743;湖豪情吓到了,这还是老师的作风吗?我自己都心虚。无?#21361;还?#23567;时候天天看武侠小说。


      欧乐乐扭头朝我眨眨眼,挥挥手说:“多说点好听的,大侠自然天天见。”


      好吧好吧,以后见到杨玉洁来吃饭,尽量躲一躲就是了。我准备去放餐?#26657;?#21018;起身,感觉身后有人,扭头,是领导,顿时心里虚?#27809;拧?/p>


      领?#23478;欢?#26089;就来了,好你个欧乐乐,竟然不提醒我,这回真的糗大了。


      领导笑着让我坐下,拍拍我的肩膀,“呵呵”乐了:“扯?#35835;?#38376;阵也好,省得孩子们烦闷,小易,真有你的,会搞气氛哈,不错不错。学习嘛,就要有个学习的态度,娱乐嘛,就要达到娱乐的目的,不错不错。气氛太死板,谁都会感到?#25346;幀!?/p>


      “领导说得对,?#24653;?#24744;的宽厚,不过,我今后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望领导多多指教。”我还是心虚。


      “我是夸你?#24076;?#19981;要紧张,你这样,我以后还怎么夸你?”领导绝无责怪我的意思,笑眯眯看着我,看来是我多心了。


      领导正要走,又扭头对我说:“对了,你一直在忙,我一直都想跟你商议?#21152;?#30340;事,这一?#26174;僂希?#24656;怕不好,你大概已经知道了吧?定在后天举?#23567;?#25105;准备通知家长们一起来,搞个亲自活动,具体怎样规划,晚自习后我们大家一起商讨这个问题,你看可好?”


      “好的,领导您?#25165;?#23601;是了,晚自习后,我?#20146;?#26102;到会议室。”我站起来,恭送领导离开。


      很无?#21361;?#25105;今天一直避免出糗,防不胜防啊,女生面前没出糗,居然?#32536;古?#20048;乐和杨玉洁手里,还让领导看见,哎,还是待在女生班好啊,哎,好纠结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本文标题:叛逆少年变形记(第三十八章)

      本文链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10282.html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排列三走势图网易彩票 河北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大乐透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中奖规则 斗地主达人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怎么看 蚂蚁彩票群 快速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