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今生與你錯過(10)

  • 作者: 殘風孤鴻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于2019-02-09
  • 閱讀16969
  •   我拎著我的布袋子,雖然那里面空空如也,但那是我唯一的有形財產。我站在一段跨海橋上,它下面是一道窄窄的峽灣。峽灣一頭伸進城市的陸地深處,另一頭則像開口的喇叭一樣,在遠處擴展成遼闊的海面。我靠著欄桿站了很久,看向最遠的天海交界處。天色是灰的,海色也是灰的。天海交界處浸在一片迷霧中,我什么也看不清。

      我無數次的看過手里的那張支票,那個具體數字我現在已經記不很清楚了,只記得那筆錢至少足夠我躺著吃上一年的。我只做了她幾個月的司機而已,她把我當成了什么?我把那張支票一點點慢慢撕碎,碎到不能再撕,然后揚手將它們撒向灰色的霧氣中,這些無用的紙片悲哀的消失在我腳下的峽灣。

      我還是我,行囊空空如也。

      打些零工,賺些零錢,我打算攢一點錢后便離開這座城,到別處去。但去哪兒還沒想好。我手和腳上的燙傷潰爛了,過了好些日子一直都沒有好。我感覺自己可能有點發燒,我小時候病過一次,那種感覺似曾相識。我飄飄悠悠的,對日期沒有了明確的意識。

      天快黑了,我準備到馬路對面去買包煙,然后再擠進那個臭氣熏天的工棚里混上一夜。誰能想到接下來的事呢?

      其實內心深處明明知道有些事早晚會發生,只是有意或無意地對其漠視,不愿去面對。尤其對于我這種作惡多端的人來說,受到報應是遲早的事。

      當我剛把煙拿在手里,正準備遞過零錢時,手中的硬幣掉在了地上,叮叮當當的幾聲,接著我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在我頭頂炸開,接著就很安靜了。

      ……

      生命處于游離狀態其實蠻舒服的,我知道我沒有死,但最好永遠不要醒來。但我還是醒了,醒過幾次。最初在眼前閃過一片白色的燈光和雜亂的人影,光線移動的很快,在我眼前被拉成了長長的幾條。接著我的眼前是一片白,一片黑,什么也看不到了。再睜開眼時,頭頂是空蕩蕩的灰白的天花板,一個人影都沒有。這里應該不是停尸房,因為我沒有看到其它的,蓋著白布的尸體。后來我感到有些人在移動我,我無力睜開眼睛看他們。我睡了很久,醒了很多次,印象中有柔軟的大床,輕暖的羽絨被,溫柔的月光,和窗外的夜色。我好象忽然變成了一個兩三歲的孩子,被媽媽抱在懷里,她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頭,給我哼著兒歌,暖暖的笑著。我看不清她的臉,事實上我早已忘記了她的模樣,只是那抹笑容是如此的溫暖親切,真實可感。我甚至還看到了她腮邊的淚珠。

      “你怎么哭了,媽媽……”我似乎在自言自語,聲音微弱,后兩個字大概沒有發出聲來。我抬手去擦她的淚,卻被她的手握住,貼在唇邊不住地吻著。

      我漸漸地恢復了意識,臉旁是一叢柔軟的頭發,胸前靠著一個睡熟的女人,周圍的一切都在旋轉,然后慢慢靜止。

      我又回到了老地方,我在出發地停止。

      我站在離落地窗兩步遠的地方,面朝著風吹來的方向,那應該是那個早晨的第一縷風。我聽見背后有聲音,我知道床邊的那個人醒了。我轉過身來,她站在那兒看著我,然后緩緩走到我面前,摟住了我的脖子。我捧著她的肩膀,把她緊緊的抱在懷里。

      我們打算暫時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為了避人耳目,我們把車停在了車庫里,碾轉換乘了好幾臺的士,才到了她郊外的別墅。那是一座有些歷史的住宅了,很大,院子也很大,附近沒見有什么人家。我提著沿途買的幾大包食品,隨著她來到別墅門前,這是一座三層高的建筑。她站在門前一把一把的試著鑰匙,鑰匙插進瑣孔的聲音都很生硬,仿佛哪一把都不合適。鎖簧終于松動了,我看出她似乎松了一口氣。我們一進門,她便打開燈,其實天還沒有黑下來,但那是屬于那種大白天也需要開燈的客廳,因為我沒看見周圍有什么窗子。關上門時,我感到這里是一個獨立于外界的,另一個世界。我們似乎安全了。

      再看這座客廳,寬敞,古樸,正面是一個壁爐,壁爐前鋪著很厚的地毯,地毯三面圍著不同樣式,同樣花色同樣笨重的大沙發,又把這一小塊地方同整個客廳隔離開來。客廳的四角是冰冷凄清的,而這里是溫暖的,在我把壁爐生起火之后。

      她四處逡巡著,鞋跟兒敲在木質的地板上,我聽得見咯吱咯吱的聲音。她走上了樓梯,樓梯也是木質的。我緊跟在她身后,她在我前面用她纖細的手指按亮經過的每一個開關。她并沒有帶我參觀每一個房間,只是在走廊里經過。我注意到三樓的一個房間上著很大的鎖。她說累了,明天再向我逐一介紹。我們原路返回客廳,熄滅了延途剛剛打開的所有的燈。

      我們在沙發邊斜對面坐下,她叫我打開紅酒,倒了兩杯。我問她今晚在哪兒休息。她回答我:“我就在這里了,你到樓上第一個房間。那個房間蠻舒服的,不必怎么打掃,你只需簡單收拾一下。去吧。”她一邊說一邊踢掉鞋子,把雙腳橫放在沙發上,側身躺下。我見她懶得理我,便上樓去整理我的房間。

      這個房間很大,雖然還沒看過其它的房間,但直覺告訴我這間是最大的。床在地中央,很寬大。它和屋子里的其它家具一樣,都蓋著白布。看得出,這里有一陣子沒人住了。我把白布一一掀掉,并不是因為好奇心,而是不希望我住的地方還有被隱藏起的東西。我讓這里所有的東西都在我面前亮亮相。結果沒什么特別的。

      等我下樓的時候林女士已經睡著了,我想把她抱上樓上的房間,但害怕把她弄醒。我當時無法理解她的疲憊,我無法知道我當逃兵的這幾天這個世界都發生了什么。我坐在她的對面抽煙,隔著石質茶幾看著她。這個距離有些遠,更容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又過很久我才知道,其實她并不比我大很多,十幾歲吧,最多不超過二十。

      “你怎么不上去睡?”林女士的聲音雖然很輕,我還是被突然驚醒了,原來我剛剛也在沙發上睡了過去。我下巴仰得高高的,睡相很差。我連忙坐直身子,清了清嗓子,但依舊什么也沒說。因為面對她,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我們兩個人現在的關系,可以說很親密,也可以說很尷尬。我們倆有過一次,但,一時的沖動?我認為應該不全是。我不省人事的時候一直是她在身邊守護,此時,當只有我們兩個人處在這樣一個封閉的、安全的空間中時,她看我的眼神卻如此冷漠。

      “我并不在乎你怎么看我。”

      她說話的聲音和眼神一樣冷漠。

      我剛想說我也不在乎這樣的話來回應她,她卻緊接著又說道:“但是我知道你很在乎我怎么看你。”

      她清冷的目光在我面前彌漫開來,我淹沒其中。我想說你就算不在乎我,難道還不在乎其他人嗎?不然干嘛躲到這里來。但是又讓她搶先了,她就像我肚里的蛔蟲,預知我想說出的每一句話。

      “其他人在乎不過來了,也不用去理睬……”

      我感覺她好像還有別的話要說,但她止住了,后來我猜想,她大概想說到這里來是因為疲憊而不是恐懼。但這是我猜的,不知道她當時到底想說什么。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會知道我當時的狀況?”我終于問出了這個自醒過來之后一直想問的問題。她睫毛垂了下去,伸手點著一支煙,坐起來一腿屈一腿直的側身靠在沙發里,左側的手肘正好支在沙發厚厚的靠背頂部。

      見她遲遲不肯開口的樣子,我知道這事肯定不簡單。她的樣子很淡然,一臉的疏懶和無所謂。

      “我接到了電話……”

      又沒有了下文。

      如果我當時能夠知道她曾承受了怎樣的沖擊和痛苦,我想我會走過去好好安慰她,但我當時一無所知,只傻傻的坐在那兒看著她,滿腦子的問號。但攻擊我的是哪些混蛋,我卻很清楚。

      “我從來沒有問過您私生活方面的事……”我本來想轉移一下話題,因為我覺得此時這樣的氣氛很適合談一些從來沒有談及過卻又很好奇的問題,但不想又被她借機捉弄了一番。她一邊吹著煙圈一邊說:“我的私生活你不是已經很了解了嗎?勾引‘未成年’少年,來打發時光。”

      我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你知道我指的是……”

      “我的家人,父母,姊妹?”

      對,就是這樣了,明知道還繞圈子!

      我點了點頭,沒有應聲。

      “這方面我和你差不多,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我只有一個人,沒有兄弟姐妹。”

      我曾經告訴過她我父母雙亡,雖然我明知道父親還在,但對我來說有沒有沒什么兩樣。但我不算是說謊,因為當兩個人都說謊時,就算是兩相抵償了。

      事實上她當初離家出走,此后再也沒有回過家,至于父母當時到底是生是死,她根本就不知道,當然也沒興趣知道。這是她后來親口向我承認的。但對她都已經毫無意義的事,對我又有什么意義呢?

      一個人為什么會如此的怨恨自己的父母,我無法理解,因為我自己幾乎不曾有過。沒經歷過的事,無法評判。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我遇到一個非常非常年輕的女孩兒,她有些神經質,樂于抱怨和傾訴,我才對此多少有一點點理解。

      并不是無家的人才痛的,有家的人也許痛得更深,更難以名狀。

      “不過我比你好一些。”林女士繼續說著,“我有三個孩子。”說到此處,她的臉上掠過一絲得意之色,但很快就消失了。“兩個男孩兒,一個女孩兒。”她吸了口煙,“不過我先生死了有十年了。想知道我這十年是怎么過的嗎?”

      她吹著煙圈的神態有點挑逗的意味,但我知道她又只不過是在開玩笑。

      “我陪著孩子們,看著他們一點點長大;看著我先生留給我的事業一天天的壯大;看著自己一天天的變老。”

      “你并不老!”我終于可以插上一句話了。

      “至少不再年輕了。年華已逝,無可挽回。”

      每個人都是這樣,難道有什么人會有所不同嗎?我現在風華正茂,但也總有一天會變成一個老頭子的。天哪,這個問題還是不要想下去的好。

      但有一個事實被我忽略了,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變老的。世間根本就沒有絕對的均等,在這一點上也是如此。

      我仰頭看著頂棚和四壁,這座房子空蕩蕩的,她的孩子們此時在哪兒?

      她似乎察覺了我的疑問。

      “我的小兒子,半年前死了,他的車撞在了山崖上。在這之后,我和大兒子斷絕了母子關系。”

      “為什么!”我不應該打斷她的話,但疑問脫口而出,難道失去一個兒子還不夠嗎?還要失去另一個!但一種可怕的假設在我腦中閃過,“這,不可能。”我不能相信這種假設。

      她笑了,并沒有正面回答我,只是側過臉看看我,然后又盯著前方的壁爐。

      “我的小女兒不能接受家里的變故,躲在寄宿學校里不肯回家。她16歲了,我當時也是16歲。這么巧。”這句話是她不知不覺說出的,接近于自言自語,她大概并沒有意識到自己泄露了什么。

      本文標題:今生與你錯過(10)

      本文鏈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07818.html

      驗證碼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
      浙江11选5计划 安卓真钱棋牌 斗鱼捕鱼大富翁 阿飞六合图库彩 中国体育彩票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真人斗地主2带百人牛牛 007足球比分 手机彩票网下载 微信捕鱼技巧 看天津快乐十分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