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页海天散文睹物思人
文章内容页

那年腊八

  • 作者: 吉宏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9-01-13
  • 阅读11962
  •   周日早晨一通忙活,准备送孩子去补课,一开门,楼道里粥味夹着枣香扑面而来,不光是我家习惯喝腊八粥。

      小时候,父亲起得最早,所以熬粥一直是我父亲的工作。每年腊八节?#37027;?#19968;天,父亲?#23478;?#25226;准备好的大米、小米、黄米、糯米、高粱米以及红豆、绿豆,红枣和葡萄干之类的熬粥材料一粒粒地认真拣一遍,然后用清水洗过泡上。第二天早上,还没钻出被窝,总会被四溢的香味吵醒。迫不及待地凑近粥锅,翻滚的各种粥料黏成一体,就连咕嘟起来的气泡都是糯糯的,用勺子盛在碗里,顾不上烫嘴,顺着碗沿吸溜一口,热乎乎?#37027;?#39321;软滑瞬间遍布全身。喝完粥,擦去额头沁出的汗珠,大人小孩红扑扑的脸?#29100;?#26159;大写的赞。每年父亲总能给腊八粥加进去些新材料,让每个接纳粥的肚子感觉到新一年的味道,大家总会产生对来年腊八节的期待。

      慢慢地,不是每个腊八节都回能到父?#24178;?#36793;,喝父亲做的粥,有时候打电话回去问问,有时候连电话也忘了打。但每次过后回去,父亲总会神秘地说出他今年在腊八粥里加了什么出乎意料的材料,光讲出来肯定是不过瘾,他总能从冰箱最里面拿出个塑料圆桶来,加点水把这个冻粥坨子煮开,给大家每人盛一碗品尝,还是从前的糯滑。

      最后一次吃父亲熬的粥,是父亲查出癌晚期那年。半个多月前,父亲从医院搬到我家,只能依靠药物维持生命,每次上卫生间来回艰难地走一趟,父亲不是立即?#27927;?#36538;着,而是坚持着坐在床头边,抹一把额角被癌细胞折磨得不停往外冒的汗珠,伸手翻一翻?#34917;?#19978;的台历,与家人打趣地说:“又要进腊月了,腊七腊八冻死老汉”,尽管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气力。

      腊月初七,病床上躺着的父亲要求我们准备各种米、豆和枣,?#20945;?#29238;亲的嘱咐,我?#22791;?#21644;母亲把准备好的材料拣干净,早早地泡上。腊八那天一大早,窗外的半月映进来凉飕飕的几束光。母亲和我?#22791;?#26089;早起来准备熬粥,循着电磁炉嗡嗡的声音,一股股粥香从厨房飘出来。安静的厨房里,只?#24615;?#21488;上锅里的腊八粥被小火煮得咕咕嘟嘟直“?#23567;保?#24050;经黏在一起的豆子和米缓慢而有节奏地翻滚着,一旁的餐桌上整齐地放着碗筷和勺子,厨房的垃圾桶里,多出来好多擦过汗的纸巾。

      平时到了饭点,就靠在床上稍微吃一点东西的父亲,那天硬要让我儿子搀扶着他坐在餐桌前。一家人坐在那里,?#31181;?#25447;碗对着?#21557;?#30340;腊八粥发呆。直到父亲攒足了劲,询问人们吃出不一样的味道没?#26657;?#34180;荷味,凉凉的。”我儿子低头大口地喝着粥,“爷爷一定是把我的薄荷糖加到了粥里!”大家才纷纷想起品尝腊八粥,餐桌上开始热气腾腾。父亲额头的皱纹里写满了每年腊八?#31449;?#30340;兴致,看着大家喝完粥,父亲才躺回到床上,吃力地抬手拭去顺着脸颊流下的冰凉汗滴。

      那个腊八一过,父亲就不在了。后来,我坚持每年腊月初七晚上泡米,初八凌晨起来熬粥。

      本文标题:那年腊八

      本文链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306935.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37027;椋?/font>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