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吉林快三今天开奖70|
主页文学小说成人文学
文章内容页

生理爱情(中篇小说)

  • 作者: 魏子杰
  • 来源: 古榕树下
  • 发表于2017-09-21
  • 阅读21853
  •   文浩然认识常欣的时候还没跟妻子离婚,也就是说他还在围城里没发生婚变。那天,他下了班去看母亲,母亲叫他去打点醋,并叮嘱他到街对面第二家,门上挂着“酱货厂销售点”牌子的那家。于是浩然看着牌子进了这家酱货店。


      “您要哪种醋?有西岐的,有陈仓的。”店里一位面色白皙年龄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问道。


      “有区别吗?”


      “西岐的酸爽,陈仓的醇香。”


      “那就陈仓的吧,再来一瓶啤?#21860;!?/p>


      “你这是第一次来我这儿买东西吧?”


      “对。”


      “我这店里的东西挺齐全的,而且货真价实,不会有假,还便宜,你看啤酒,人家卖两块,我这儿一块九,?#36824;?#20320;生人还是熟客,我这儿都是这么便宜,你以后买东西就到我这儿来啊。”


      短短几句爽快话,给浩然的感觉是:这女人特精明能干,待人又和?#21860;?#20182;便细细打量这个女人,发现她长得有点像演员袁莉,只是头发有些不整,眼睛有些红,好像刚哭过,便猜想这女人大概是一位不如意的下岗工人,经济状况不太好,所以才开这么个酱货店?#36824;?#35745;她刚跟老公吵过架生过气,所以眼睛还红着。但从她的爽朗能干及和善也能猜到她的贤惠,浩然便联想到自己老婆的胡搅蛮缠,禁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这女人要是我的老婆该多好啊!但浩然当时并没有多想,只是感慨而已。从那以后,浩然去母亲家,如果买东西的?#30333;?#21040;这家酱货店去买,只是他和这女人没再多说过话,偶尔去别的店买东西的?#30333;?#26377;一种淡淡的违约内疚?#23567;?#36825;大概是一九九八年的事。


      浩然二000年底因发现妻子有外遇而提出离婚的,虽然妻子一再表示悔过,说最爱的还是他,但浩然坚决离,她便躲了起来,躲了两个月后,她发现浩然依然态度坚决,只有绝望地答应了他。妻子无缘由的背叛把浩然的心伤透了,他的头发一把一把地掉,直至三个月后心情?#29260;?#38745;下来,后来经人介绍也谈了几个,?#23478;?#19968;些客观原因,再加上又上班又带女儿很忙碌而没谈成——虽然女儿在幼儿园上全?#26657;?#21407;则上一周只接送一次,可浩然因想孩子常常接回来,搂着女儿睡心里才能踏实,要不然整个房子空空的,他实在是适应不了。所以他无心处对象。也是因为心情不好影响了工作,领导找他谈了几?#20301;埃?#28009;然便辞去医院的工作,下海开了家信息中介公司,折腾了一年,把积蓄赔光了,只有把女儿的抚养权交给了前妻。浩然的父母早就离异了,母亲一直在上海帮大弟带孩子,房子空着无人住,因为母亲的房子东西多,所以浩然就把自己的房子租了出去,住到母亲家。2002年,浩然才正儿八经处了个对象,就在两人准备结婚的时候,一直跟父亲生活的小弟从东北打来电话,说父亲患脑梗死而病重,浩然便把未婚妻撂在家,匆忙?#20960;?#19996;北,刚在医院侍候偏瘫在床的父亲才两天,上海的大弟又打来电话,说母?#23376;?#26816;查出宫颈癌中期,急需交钱动手术,一下子把浩然愁坏了——父?#23376;?#38065;看病,用不着儿女的钱,但母亲却?#36824;?#20316;没有?#39759;问?#20837;,这四万块钱的手术费就要摊在浩然和大弟的头上,大弟又刚刚购置了房子,一下子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即使能借到,那自己这份也迟早要还的,咋办呢?所以三天后,浩然看到父亲的病情稳定下来了,便跟小弟交待一番后,匆匆赶回陈仓,不仅把心爱的电?#32536;图?#21334;了,还四处求朋友借钱,就这样勉?#30475;?#20102;一万块,?#27597;?#22823;弟,不足部分?#20040;?#24351;先垫上,等有钱了再还他。大弟说你没必要来上海,侍候妈有我们两口子就够了,你还是赶紧找个工作挣钱吧。就这样,他光顾着忙这些大事而忽略了未婚妻,这个准新娘见他一下子背了那么多债而起了异心,正好两人又没办?#20013;?#20877;加上女方妈也不停地撺掇,这个准新娘在几个夜晚哭诉?#21543;?#19981;得离开你”之后,终于离开了他。浩然在经济、家庭以及感情的多重重压下失去了重心,他感觉自己特别无能无用,陷入一种绝望的境地,一连在家躺了三天三夜。三天后,他为了挽回爱情,想给未婚妻打电话,又怕她妈接电?#30333;?#25377;不让两人说话,便到酱货店里去打公话,?#38376;?#24215;主帮他打过去。电话通了,果然是她妈接的,她妈立马敏感到了,说女儿一直不在家。女店主放下电话,向憔悴的浩然询问:“你们两人不是挺好的吗?闹架啦?前几天不是还一块来买东西吗,你还再三问她想吃啥——你对爱?#35828;?#20851;心和疼爱劲,连我都被感动了,当时我就想,我要有这么个心疼我的丈夫,我就幸福死了。”


      待浩然噙着泪给她讲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女店主便劝他:“这人只认钱?#27426;?#24471;爱,你有难了,她就跑,离开你了,这样的女人能要么?不就是暂时背两万的债嘛,就把她吓跑了?你对她那么好,她都能忍心离开你,这样的女人有啥值得留恋的?别难受,?#38376;?#20154;多得是,像你这样的好男人还能?#20063;?#21040;好对象,我给你介绍个?#20154;?#36824;好的。”


      经过她一番劝解,浩然心情好多了,便觉得这女人真好,便在回家前向她要了名字——常欣。


      文浩然一个人呆在房里就老想他跟未婚妻之间的事,越想越伤心越憋闷,于是他走出了门,关系好的朋友都在忙工作,他无心打扰他们,再说自己都憔悴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能见他们,他也不愿让他们说自己没出息,不想听劝解的话,令他?#27597;?#28902;。于是他下午一个人去了刚刚建好的周秦湖。周秦湖是一个人工湖,名虽称湖,实际上是建大坝将秦江水拦蓄成的一大片水域,位于城市中心,可以净化空气,提高空气湿度,还可以供市民游玩,湖中心还建有人工?#28023;?#26377;几条双层的?#26410;?#26469;回穿梭着。文浩然站在秦江大桥上观看这浩渺的湖面和鸣着汽笛的?#26410;?#20182;心里宽敞多了。他一直呆到夜色很深,湖面呈幽幽的蓝色,两岸的高楼点上?#35828;?#28779;,街市呈流光溢彩的时候才回家。文浩然是一位文学爱好者,喜欢写诗,晚上他来了灵感,便写下了一首诗《凭栏阙?悼情》:


      江水蓝?#21486;?#28783;火阑珊
      汽笛鸣逝,风吹拍岸
      唤  唤  唤

      那晚,枫桥边
      天公眯笑背过脸
      你?#20063;?#32501;
      情切?#26657;?#24847;寰寰
      至爱?#20013;?#38388;
      壮志书?#30001;剑?br />  猛掐断
      难  难  难

      把酒?#26159;?#22825;:
      真情何在?!
      人间多离难
      情愁无边
      大好?#30001;?#26080;人看!
      明月谁人圆?
      怨  怨  怨

      哭昨晚,心沦陷
      灵魂出窍,夜鬼呼喊
      ?#26032;?#33457;瓣荡尽秋寒
      失重之躯流落街边
      谁人安慰?谁人怜?
      惨  惨  惨

      今夜无酒,凭桥栏
      江风洗月,登高望远
      楼船已去,情愁消淡
      惆怅又谋面
      慢  慢  慢

      拂去凡尘,举目远观
      楼群?#33267;ⅲ?#28783;火耀九天!
      心胸豁然,俯视车水流年
      谁人立于天地间!
      光辉史卷?
      看  看  看

      一个人散心太单调乏?#21486;?#26080;法疏解文浩然郁闷的心结——《一?#33267;睢罰?br />
      天
      昏昏噩噩为哪般
      苍穹无灯盏
      阴沉无风好闷烦
      倚看楼船遁去夜漫漫

      天
      华灯初上街阑珊
      无尽?#21557;?#26539;桥边
      解不开的情结千千万
      长影摇?#26041;?#26725;边

      天
      秋凉瑟瑟落叶慢
      车流掠动 时光飞闪
      高楼大厦灯火比绚烂
      尽是幸福合家欢

      文浩然心里很闷,想找个人说说话,于是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到酱货店找常欣,因为这个女人挺能理解自己的,她说话就像知心姐姐一样轻柔地抚慰着他这颗受?#35828;?#24515;,让他把苦水倾倒。


      常欣在做文浩然思想工作的同时,也将她自己的事情时不时地透出了一些,在后来的几次交谈中,文浩然也问了她的一些情况,当听到她已经四十六岁的时候,他惊呆了,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面目清秀、充满阳光的女人年龄那?#21019;螅?#22905;身上一点衰老的标志都没有,怎么会比自己大十一岁!他摇了摇头:“你骗我的吧?”


      “真的,我女儿都二十二岁了,明年就大学毕业该找工作了。你说我骗你干嘛。”


      “不可能,你胡说。”


      “真的。我真是四十六岁,不相信——我给你看身份证。”于是,她从钱包里取出身份证。


      文浩然看清楚她的身份证,便讷讷地说:“我还以为你的年龄跟?#20063;畈欢啵?#29978;至比我还小一两岁呢。”他又拿起身份证,对着常欣反复比较,又说,“我还是不敢相信,你叫?#39759;?#20154;看,你也不像四十岁的人,别说四十六了。就往最高猜,你最多也就三十六岁。”


      常欣笑了,她红着脸说:“好多人都猜我只有三十岁,很少有人说我四十多的。”


      “要这么说,我得叫你姐了。”


      “那可不,我是你的老大姐。”


      “那好吧,我以后就叫你大姐,行吗?”


      “行啊,叫我姐就行了。”常欣停了一下,又说,“还是叫我常欣吧——我喜欢你叫我的名字。”


      “你老公怎么叫你的?”


      “我老公叫我五。我在我们家排?#27427;?#20116;。”


      “你老公在哪儿工作?”


      “在火?#24403;?#31449;当副站长。”


      “那买?#28783;?#23601;找你了?”


      “没问题。”


      文浩然边说边观察常欣的气色,突然,他发现一个问题:“你近一段时间是不是有些内?#32622;?#22833;调,例假不正常?”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例假不正常,老是错后六七天。”


      “你不想想——我是一位中医内科大夫,连这点都看不出来的话还能给人看病?”


      “从哪儿看出来的?”


      “从你?#25104;稀!?/p>


      “我的?#21507;?#20040;啦?”


      “你的?#25104;?#24320;始长蝴蝶斑了,这就是女人内?#32622;?#22833;调的标志。”


      “就是,我也发现?#25104;?#38271;斑。”常欣拿出镜子照着看,又说,“这可咋办?你会治吗?能治下去吗?”


      “来,我给你号?#24597;觥!?/p>


      等号完脉,浩然说:“我说话你别生气啊,我没逗你,也没别的意思啊。”看常欣点?#35828;?#22836;,他才接着说,“我从你的脉象推测——你的性生活不好,也就是说你老公最近性能力比?#21916;睿?#28385;足不了你,你近来很少有性高潮。我说的对不对?”


      常欣的脸红了,她目瞪口呆地望着浩然:“这——你都能号出来?你真是神啦!”


      “我说的对不对?”


      常欣点?#35828;?#22836;:“对,就是。别说是很少达到高潮,我一次也没达到过,自打结了婚,我老公一次都没有让我满足过。”


      “不会吧?你怎么会熬到现在?一辈子连一次都没享受过?”文浩然摇了摇头。


      “我原来就不知道啥是高潮,也没尝过,后来一些同事向我说她们的隐私的时候,?#20063;?#26126;白高潮是怎么回事;我又看了些妇女杂志,才知道我老公这方面不?#23567;?#25105;领他看了不少医院也没?#39759;茫?#38065;?#22815;?#20102;不少,药也成堆地吃,可就是?#27426;?#29992;,医生说这是阳痿,不好治。咳,我这辈子算是完啦,女人该享受的一次都没享受过。”


      通过了解,文浩然才知道常欣婚前是个性盲,结婚后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后来才发现自己是最无知最愚昧最可怜的女人,?#30475;?#36319;老公同房不到一?#31181;?#20182;就不行了,有时候根本没进去就完了,这不是一种折磨一种摧残么?她这么漂亮这么好的女人咋这么苦命?命运真是?#36824;?/p>


      “你能?#39759;?#20182;这病么?#30475;?#22827;说他这是神经性阳痿。”


      “这样吧——你叫他来一下,我先给他号?#24597;觶?#26816;查一下,看能不能治。”


      “看了好多家医?#28023;?#20182;都失去信心了,不愿再看了;?#30475;?#21435;医院又怕丢人,恐怕叫不来。”


      后来,常欣劝她老公让文浩然看病,果然一次都没劝得来?#22351;?#26159;浩然给常欣开了些方便服药的中成药,半月后,她的例假下来了,算算时间,属正常?#27426;?#19988;?#25104;?#20063;有了些红润的血色。随着相处?#38382;?#30340;增加,两?#35828;?#20851;系也日趋密?#26657;?#25991;浩然也会在常欣忙的时候帮她卖货。


      文浩然的心情好些了,他在一家私人医院找到了工作,还干他的老本?#23567;?#20869;科中医师,薪水是基本工?#22987;右?#21153;提成。他干了半个多月后,发现这家医院的病人很少,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一个月拿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原来的那家医院挣得多,于是他便动了辞职的念头,想在小医院承包个科?#25671;?#26080;非前几个月收入少些,但半年后,估计局面就会打开,病人肯定会多起来,即使最坏的程度,也比拿这几百元工?#26159;?#24471;多;除?#20146;?#24049;医术不?#26657;似?#19981;会太糟吧。他将这一想法告诉常欣,常欣表示赞同,并让他先?#36175;?#36825;个月拿到工资再单干,还叮嘱他如果经济方面?#27427;?#38590;,她可?#22253;?#20182;,毕竟单干需要些钱投资。文浩然说谢谢,到时候会张口的。于是两人又聊起往事——


      “我就是喜欢你这种男人——会体贴人,会心疼自己的女人。那时常常看到你领你对象逛街,两个人手拉着手,买东西时老想着给她买些什么——那时我就想,我要有你这么一位体贴入微的老公就好了。”常欣说这话的时候,脸有些红润,眼睛里?#20102;?#30528;一种柔柔的光。


      文浩然听到这句话,心里暖暖的,便迎着她的目光说:“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时,你给我的印象是啥形象?”


      ?#21543;?#24418;象?”


      “好像是?#21738;?#21069;吧——那时我还没离婚,我妈让我?#21019;?#37259;,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浩然便把常欣留给他的第一印象——精明、爽快、和?#21860;?#20250;做生意的?#38376;?#20154;说给她。常欣说,她?#29260;?#24180;下的岗,九八年开的酱货店,那段时间,她确实是因丈夫无缘由地打她而闹了一阵子离婚,所以精神不佳。文浩然说,当时我就想,我要有你这么一位贤惠能干的老婆就好了。


      目光交织在一起,短短一会儿,常欣将目光躲开了,她喃喃道:“假如有一天,我要遇见爱我疼我而我也很爱他的男人,我就会?#36824;?#19968;切地去爱他的。?#19978;В?#36825;辈子我是遇不上了。”


      “怎么会遇不到呢?”


      “你看我都啥年龄了,再过几年就五十岁了,快成老太太了。?#35828;?#20102;这个岁数,还能遇到什么爱情?即便有,也不是真爱,谁还要一个马上成老太太的老女人?”


      ?#20843;?#35828;你老——叫?#39759;?#20154;看,你也就三十多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怎么能说老呢?我就觉得你好,你长得特像《永不瞑目》里演?#36153;?#20848;兰的袁莉,要模样有模样,要体型有体?#20572;?#24456;清爽,又能干,又温柔善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真的!”


      “别开玩笑了,我比你大十一岁,你能喜欢我?”


      “我真的很喜欢你。”


      常欣用疑虑的目光打量着文浩然。


      “真的。你要是离婚的话,我立马追你。”


      常欣看了文浩然一会儿,然后垂下头,说:?#20843;?#21862;,不说这些了,咱们?#24863;?#21035;的吧。”


      “你上次说,租你房的人退房了,你要搬回去住?”常欣问。


      “我昨天已经搬回去住了。房客生意做赔了,前几天就退房了;再说我妈化疗也做完了,准备回来过年,我就不租了,省的房客糟蹋我的房子,弄得乱七八糟的。什么时候到我家——我自己的房子坐坐?今晚过去?”


      “不?#26657;?#19981;?#23567;?#36825;两天、我挺忙的,过几天吧。”


      几天后的傍晚,文浩然再次邀请常欣,常欣便关?#35828;?#38376;,跟文浩然去了他家。文浩然领她环顾了一圈这座两居室的房子后,两人便坐在沙发上边喝茶边聊,聊着聊着,浩然伸手抚摸常欣晶亮的头发,说我喜欢你的头发。常欣躲了一下,说不要这样。浩然的双手却捧起她的?#24120;?#22905;阻挡了一阵后,将嘴送了上去,两人情不自禁地?#20219;?#36215;来。


      常欣说:“小文,到此为止吧。我是有丈夫有孩子有家的女人,咱们不能这样。”但手却抱住文浩然不松。


      文浩然把常欣抱起来,走向卧?#25671;?/p>


      “真的,小文,咱们不该这样,你让我怎么对得起我老公,小文,别这样……”常欣挣扎了一会儿,身体便软了,任凭文浩然脱去她的?#36335;?#20110;是两人颤抖着将饥渴伸进对方的身体。


      后来,两?#35828;母?#24773;发展到相互依赖程度的时候,常欣告诉文浩然,她当时也知道一旦跟他去了会发生什么,但她就是控制不住自?#28023;?#19976;夫从未让她得到过一次满足,她就想尝一下高潮的滋?#21486;?#32972;叛丈夫心安理得的另一个原因是,九八年丈夫曾无缘无故地打她并要跟她离婚,那次对她的伤害让她一直记恨在心,这也算报复吧。文浩然也摊开心胸地对她说,自己的目的也不纯,当时只是因为相处半年的对象刚刚离去,心里?#31456;?#33853;的,特别?#25293;?#23396;独,就想找一个临时的情感填?#26775;?#26126;知道两?#35828;哪?#40836;悬殊太大,况且她还是有夫之妇,两人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但他对她的喜欢是真的。两个人虽有着相同的生理需要,但心态心理?#21019;?#19981;一样。


      激情冲刺完,常欣拔腿要走,说要赶回家,免得丈夫起疑心。这样?#38382;?#22810;了,浩然不免产生不满情绪,便对她说:“有你这样的吗?刚做完就立马抽身离去,这算什么?你把我看作什么啦?你又把我们俩看作是什么关系?难道只是性?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连一点温情都没?#23567;!?/p>


      “那你要我怎样——我毕竟是有家有丈夫的人哪,我敢在你这儿多呆吗?好了,我以后多陪你一会再走,行了吧?”


      之后,虽然常欣也注意搂着浩然多躺些时间,但浩然仍觉得常欣的心离自己很?#21486;?#23601;像她自己说的“尽量多陪”的“陪”字的?#23460;?#19968;样,其释义的外延及语言的色?#35782;?#35828;明陪?#34903;?#26159;因为被陪方的需要才陪的,陪方是被动的,而不是发自内心的主动行为,所以浩然自然觉察得到,这种隐隐的说不出来的感觉令他极不舒服,于是在一次送她到她家楼下说再见的时候,见她急着回家,他狠狠地骂了她一句:“你真是个大浑蛋!”常欣听到这句骂,她停下脚步,回过头?#36530;?#22320;看了浩然好大阵子。


      好像浩然的这句骂一下子把常欣骂醒了似的,从那以后,她渐渐地对浩然用心了,开始事事关心他了,以至于后来发现浩然的袜子破了就给他买两双,看到浩然的?#36335;?#25187;子松了,又连忙买来针线给他缝?#26775;?#35265;他?#26639;唷⑾匆路?#31561;生活用品快没了,又及时给捎来?#27426;?#28009;然也常在下班后直接去酱货店接常欣,俨然如恋爱中的情侣一般,时间久了,感情自然也就有了。


      其实,第一次他们并不和?#24120;?#22240;为两人都特别紧张,太敏感,所以浩然并没有将常欣送向高潮,他充满歉意地说:“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以后摸清你就不会这样了。”常欣说:“就这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从来还没享受过这么长时间呢。”两三次的磨?#29616;?#21518;,两人已摸清并适应了对方,这才实现了同步,常欣被浩然冲到?#24605;?#21457;出的那种淋漓尽致的叫床声令浩然感觉有一种灵魂飞舞的快感,两人都很陶醉,常欣语无伦次地说:“你太厉害,太舒服了,你让我尝到那种快活到死的感受,我无法形容那种快乐澎湃,那立在?#24605;?#19978;的欢快,你太棒了。你呢?你好吗?你跟你前妻,还有你那个对象,是什么感受?你都能那么长时间吗?都能把她们送到?#24605;饃下穡俊?/p>


      “只要我摸清了对方,就能带她们冲上?#24605;猓?#20294;也有不行的,比如我曾处过一个对象,她是个性冷淡,我怎么调节都带不起她的激情,怎么冲都冲不上去,性不和?#24120;?#25105;们就分手了。我性欲强,跟我前妻,还有那个对象,我们基本上是每天都做。”


      “跟我好还是跟她们好?”


      浩然笑了。


      “说真?#21834;!?/p>


      “说实话,跟你在一起的感觉是最好的,我还从?#20174;?#21040;过,你好像未被开发的处女,不像生过孩子,生过孩子的女人里面很?#20132;?#21487;你里面很紧,又厚厚的富有弹性,包的我很舒服;我也处过没结过婚的女孩,但都没有你感觉好,这种感觉是我从未尝受过的,真的特别好,咱俩不能再配对了,就像螺钉找准了合适的螺帽——对上号了。”


      “真的?你别是让我高兴——骗我的吧?”


      “没骗你,我还没学会向自己的女人说假话的本领。这是真心?#21834;!?/p>


      常欣想了一会儿,才喃喃道:“可能是我原本就没被人开发过吧。我家那人刚进去就不行了,从没让我舒服过,他给我买?#37255;?#30340;,我想想就恶心——跟假的……我从没用过;后来我就厌恶做这事,?#30475;?#20182;要,我就忍着让他把毒水泄了就完了,有时候他让我用手做。所以,我这辈子好像就没做过这事似的。”


      “你生女儿时是剖宫产?”


      “不是。不信你看,没有伤痕。”


      “那你咋那么紧,像个处女,怎么回事?”


      “生女儿的时候,可能是?#20063;?#20250;生,使不上劲,时间长了,大夫怕出事,就用吸胎器把我?#23601;?#32473;吸出来,而且孩子也不大,才五斤多;可能是孩子瞬间给吸出来,对我的身体损伤不大,是不是这个原因?”


      “可能吧。怪不得你那里面那么好。”


      过年了,年三十那天下午,常欣怕浩然一个人?#30860;ィ?#20652;他早些去母亲家过年,可浩然执意要常欣过来,两人温柔了一番后,常欣给他留下一些酒?#24120;?#28982;后亲了亲被窝里的他,说新年快乐!然后匆匆走了。


      文浩然在母亲家吃完年夜?#26775;?#38506;母亲看完?#21644;恚?#21322;?#25346;?#20010;人走着回去了。孩子跟着前妻去?#29273;?#23478;过年了,这大过年的,别人家都是一大家子团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可他却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没有人陪,看着这空空的房子,看着常欣给他留下的酒和食物,?#21483;?#28165;泪流了下来。


      文浩然把自己灌醉了,想想常欣毕竟不是自己的老婆,即使过来陪他,但终归还要离开自己的。伤心之余便写了一首诗《三字章》:


      除夕夜  丽人去
      影?#30860;? 泪?#26410;?br />  情悲切  形憔悴
      何人怜  心哭累

      痛如锥  神思飞
      犹眼前  音容偎
      香?#26469;? 人已非
      谁安慰  相思泪

      几天后,他想常欣想得睡不着觉,?#20013;?#20102;一首《痴》:

      春意闹
      阳光媚
      一派生机人无味
      ?#21402;患?#20154;扰人累
      一夜不得睡

      东风喧
      景儿翠
      思念飞驰梦几回
      为伊消瘦谁之罪
      痴心不改悔

      夜潮涌
      思想堆
      轻身跃马向前催
      万箭穿心无所谓
      凄凄花间泪

      文浩然承包了一家企业医院门诊部的神经精神科,因为有押金,常欣就给他送去了五千元,这样,文浩然经过几天的筹备后,专?#29942;?#22987;运作起来。刚开始病人很少,常欣让他印传单雇人发了发,病人还是?#27426;唷?#24120;欣说,你医术那么好,不愁没病人,时间长了就会慢慢好起来?#36745;?#19981;着急,慢慢来;钱?#36824;?#20320;就说,我还有,你?#36824;?#29992;。浩然说,万一赔了,还不上你钱了咋办。常欣答,就是赔了,这钱不让你还,算我的投资。浩然打心里感激常欣。

      让文浩然真正爱上常欣是因为他的一场病,春末夏初的季节,浩然发低烧,吃药打针?#36824;?#29992;,后来开始挂吊针,不知怎么回事,低?#31449;?#26159;不退,一连挂了半个多月针,常欣这才意识到不能只靠挂针,必须想其它办法,便到处问人想办法,包括熬绿豆汤、砸生绿?#24618;?#30011;?#31353;?#39046;他看老中医等等,办法想尽了,最后也不知是疾病把两人折腾够了对浩然放了手,还是多管齐下产生的作用,浩然终于好了。在这一个多月里,常欣一直是半天开店——为了掩人耳目,半天去陪浩然,有的时候干脆不开门做生意也要陪他去看病;浩然躺在床上的时候,是常欣给他做好热汤?#30830;梗?#24120;欣给他?#21254;路?#24120;欣给他收?#25300;?#23376;,?#30475;?#25346;针又是常欣陪着去的,每个偏方也是常欣到处?#24050;?#24182;亲自操办的,甚至浩然每天早上穿的?#36335;?#20063;是常欣精心准备好的……浩然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等一切事务全是常欣操持的,还嘘寒问暖地服侍他,浩然能不感动,于是他写下一首《给欣儿》的诗:

      欣儿,我还有什么能给你的

      第一次遇见你
      你便是我倾慕的?#38376;?#20154;
      你的精明能干
      你的爽朗率真
      你的秀外慧中
      无不在我心头烙下深深的印记

      欣儿,我还能给你什么

      当我迷失于无情的灰网
      是你精巧的?#31181;?#23558;我的?#21557;?#26803;掉
      是你眼中的柔情把我的情感牵引
      让我突出重围,走出苦难
      阳光随着你的明媚再现美丽的五彩
      春风因为你的爽?#26102;?#24471;清新?#26355;?br />  我的心志升腾起来
      爱河渐渐打开

      欣儿,我怎么爱你呢

      大雪挡不住你的温情
      严寒阻?#27426;?#20320;的眷恋
      我体会着你的温柔
      品味着你的美丽
      失眠  失眠  再失眠

      我的欣儿
      我怎样才能最爱你呢

      常欣读完这首诗,高?#35828;?#22312;浩然?#25104;?#20146;了一下,说:“苟?#36824;螅?#21247;相忘。”

      常欣把这场病归结于浩然老是坐在诊?#20063;?#29233;活动缺乏锻?#23545;?#25104;的身体虚弱,她说:“只要我有?#31449;?#38506;你爬山,把你的身体锻炼得棒棒的。”

      “?#26657;?#21482;要你陪着我,我都听你的。”

      时值盛?#27169;?#22825;热的不?#26657;?#27491;好可以乘凉散心,两人便在傍晚?#26391;?#21271;郊的秦王塬,山路是铺好的水泥路,坡上?#26376;?#33457;草树木,可以供市民游玩,路两旁平坦的地?#21619;?#24314;有供人跳舞、练拳的广场,小块平地也有供人休息的凉亭或健身器?#27169;?#29616;在的市民可真幸福啊。爬山的人很多,一路上熙熙攘攘的。常欣见浩然满头是?#26775;?#20415;问:“累吗?先休息一下?”
      “不用。你累吗?你累咱就歇歇。”

      “还可以。”

      “那咱们就?#36182;杰?#39030;再歇。”

      两人终于?#36182;杰?#39030;,坐在观景台上一边休息,一边观看城市夜?#21834;?#30001;高楼大厦和汽?#33633;?#27969;的街道交织构成的灯火辉煌的画面很是绚烂壮观。

      “大诗人,有没有灵感?”常欣笑着问。

      “我气还没喘匀呢,哪里还有灵?#23567;!?br />
      等休息过来,两人去农家乐吃了些小吃,才下山。

      后来,他们不仅在晚上爬山,还时不时地趁浩然休息的星期日去郊外的名胜古迹及风景点去玩。冬天?#26469;?#25955;关时,看到二吴抗金的战争壁画,文浩然浮想联翩,当晚便写下一首《大散关》:

      落雪无垠
      万籁苍茫
      遥想当年少年郎
      金戈铁马英武姿
      把剑披风扬!
      十万兵马犯
      跨马?#36766;?#24403;道
      一声喝!
      金兵踟躇?#19968;?#24908;

      号角吹
      战鼓擂
      将军策马向前奔
      杀声震天地
      风雪掩血飞
      剑光映红英雄胆
      幽?#28982;?#33633;惊煞魂!
      风雪止
      尸首满谷底

      大帐内
      残甲高挂
      将军伤危
      一骑红尘泪滴飞
      万里追风思念急
      声声呼唤阿郎名
      及营地
      幽谷空留英雄坟

      常欣说:“人家二吴没有一个战死,你这写的是谁?”

      “我这是杜撰的——想象一位无名的少年将军为了保疆护土,?#26053;?#22320;冲锋陷阵,经过多?#37325;松?#26368;终重?#35828;?#22320;?#27426;?#20182;的爱妻闻听后,?#36824;?#21069;线危险,?#36824;?#25968;千里的长?#37202;@停?#19968;路打马飞驰,还是没有跟爱人见上一面——少年将军没有等到爱妻就离世了,在?#33267;?#20043;际嘱托将士把他葬在大散关,死了也要守?#26469;?#25955;关——我就编了这么个故事。因为?#30475;?#25112;争死去的无名将士多了去了,我要为这些无名英雄大书一笔。”
      “好,写的好。你也是一位英雄,一位文学英雄——在我心里,我喜欢。”

      常欣又读了一遍这首诗,然后问:“你那么爱写诗,为啥不给诗歌杂?#23601;?#31295;?”

      “现在的人有几个爱读诗?又有几人肯花钱买诗歌杂志?诗歌杂志都卖不动,所以编辑也?#24651;么?#22280;外组稿——像我这样的诗歌爱好者多的是,哪位编辑会理睬我这样的无名之辈?所以投也是白?#21486;?#25105;好多年都没投稿了,只是把诗歌当作爱好而已。”浩然说。

      “既然爱写诗,你就不要?#29260;?#36825;是一件很高雅的事。”

      “不会?#29260;?#30340;。这是我唯一的爱好。我上中学时就喜欢读诗写诗,我一直把自己的诗稿保存着——这是我的追求。”浩然说着就把一首《天高有几层》递给常欣,“给——前些日子咱们爬南山公园回来写的;这首诗不仅表达我对文学的热爱,也代表我对你的心——”

      天高有几层
      九千九百九十里
      路途有多远
      八百八十八个月
      ?#36824;?#22825;上人间多变换
      途中人依然在中途

      爱你心多诚
      九九八十一个坎
      感情有多深
      三百六十五个夜
      哪管风霜雪雨几多寒
      情痴人依?#27801;?#24773;

      路迢迢兮艰难多
      风萧萧兮青?#26391;?br />  步履蹒跚还向前
      恒心人自然心恒

      常欣看完这首诗后,只说了一句很豪迈,便沉默了。

      感情逐渐?#24230;?#26159;在一种不知不觉中增加的,这首诗一下子提醒了常欣,她发现浩然已深深爱上她了,不禁被自己的所作所为吓了一大跳——我可是有夫之妇啊,怎么能搞婚外情呢?浩然已陷得很深,我可咋办?#21073;?#25105;也是——怎么对得起这个家,怎么对得起我的丈夫和女儿呢?我怎么会爱上一个比自己小十一岁的小孩呢?我太天真了?我到?#33258;?#20040;啦?我怕是疯了吧?分手?——割舍不下?#21073;?#20110;是她陷入了难以抉择的苦困,?#20154;?#21448;一次看到浩然的心迹,便毅然决然地阻止这段感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个月的29日晚上,他们在床上缠绵了好长一段时间,浩然在常欣走后给她写下一首《爱?#36824;弧罰?br />
      轻抚你的秀发,我的手
      触摸你丝丝的温柔
      掬起你的?#24120;?#25105;的目光
      端详你切切的真情
      环抱你的体温,我的胸口
      体会你暖暖的心稠
      ——怎消受?!
      我的心全然醉透
      二十九日的夜莺依然啭鸣
      三十日的雨?#23545;?#20040;能够
      七月初七的喜鹊盘旋心头
      八月十五的圆月高挂西楼

      爱你,竟然这么神迷倾情
      又是一夜灯燃如昼
      情深陷,黄花瘦
      ?#24515;?#26494;手
      秋果满枝头!

      这是一份无?#26085;?#20999;的情感,炙热难却的爱啊!她慌了,便劝告浩然:“你赶紧找对象,咱们不能再这样胡混下去了,否则会出大问题。”

      “为什么?咱们这样不是挺好么?”

      “时间长了,?#19968;?#36234;来越爱你,可这种爱不会有好结果的 ——我是有丈夫有家的女人,我怎么能这样呢?”

      “那你就离婚吧,我娶你,我们结婚。”

      “胡说!咱俩不可能,我是不会离婚的,你千万别这样想;再说我比你大那么多,咱俩不般配你知道么?你赶快找一位年轻漂亮的?#38376;?#23401;。”

      ?#25300;也?#25214;,我等你。”

      “你傻不傻?”

      “反正?#20063;?#20877;?#20381;玻?#25105;等你离婚。我就喜欢你,爱你!”

      “胡说!咱俩必须分开,从明天开始,咱俩必须分手!”

      “不?#23567;!?br />
      “不行也得?#23567;?#19981;能再这样下去了,会毁了你的——你知道么?”

      常欣走后,浩然陷入一种深深的失落,他的心一下子空了,越来越难受,泪眼贯穿长?#26775;?#20940;晨,他来了灵感,挥笔写下一首《一种永恒的舞蹈叫痛》:

      欣儿,你离我远去了
      ?#26775;?#27814;陷了
      天空一片灰蒙
      沉静中
      尖刻的时钟苍白地演绎着心的独语
      凄凉如水

      欣儿,你终于离开我了
      长夜漫漫,曙色茫茫
      晨鸡不再歌唱
      阳光不再明丽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名?#24739;拍?#30340;苦涩
      难吞难咽

      欣儿,你渐渐飘远了
      房间里充满死寂
      不再有你爽朗欣慰的笑声
      不再有你生动欢快的身影
      只有胸口?#35785;说?#36339;动着一种名叫痛的舞蹈
      紧缩的脉口切出的全是血的挣扎

      什么是真情
      什么是无奈
      欣儿,我亲爱的
      当鲜血?#26377;?#33179;沥然流出的时候
      谁在呼喊?
      谁在痛?!

      第二天早上,浩然骑?#21040;?#36825;首诗送到酱货店,常欣看着看着眼睛湿了,她盯着浩然红红的眼睛,凄然地说:“你可叫我怎么活哟!”

      “下了班我来接你。”

      “不要再这样吧?”

      “不?#26657;也?#21516;意分手。下了班我来接你。”

      “你真是——那就明天吧,好吗?”

      “?#23567;?#26126;天下午我接你。”

      “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说吧。”

      “你必须答应我——从现在开始,尽快找对象,?#36824;?#35841;给你介绍,你都不能拒绝见,等你找好了,我就退出。”

      “这个……”

      “你要不答应,我就?#36824;?#21435;。”

      ?#21834;?#22909;,我答应你。”

      “我是见你太难受了,不忍心,你知道不?”常欣的眼眶里全是泪水。

      “我知道。可我真找对象,岂不是伤你?”

      “不这样的话,咱们又能怎样呢?我是不会离婚的,不能?#20449;的?#20160;么,到头来你越陷越深可咋办?#21073;?#31561;你找好了,咱们就分开。我就是再难受也得忍,时间长了也就过去了。到时候,我们就恢复姐弟关系——你认我做你的干姐吧。”

      “好吧,我听你的。那我明晚来接你。”

      第二天晚上,两人在一起时,常欣又提醒浩然尽快找对象,而浩然嘴上答应,可心里却没有这样想。他想:你那么爱我,我怎么会昧良心再找对象呢?于是两人又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隔一天幽会一次。感情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愈来愈深厚,常欣还时不时带些饭菜,中午叫浩然过来一起吃,后来发展到天天早晨常欣老早过来为浩然做早?#26775;?#24182;为他准备好中午饭的地步;只是浩然?#30475;?#25552;及想娶她的当儿,她便催促他赶快找对象,不要耽误了好年华,别在她身上空费神。

      浩然通常在休息的周日上午睡懒觉,中午去常欣的酱货店,同常欣一块吃饭。这天他刚到酱货店,发现常欣给一位常来闲谝的四十多岁的男的抓了一把咸菜,没秤也没有收那男的钱,那男的一见他进来,便跟常欣说了声走啦就匆匆离去。浩然很快想起之前看见常欣曾跟这男的谝得很投机,连常欣很多家事他都知道,常欣介绍说这人是女儿的中学老师。浩然故意问常欣:“这人是谁?”

      “是我们厂的同事。你不是认识他吗?”

      “不对吧,一年前你跟我说,他是你女儿的中学老师。”

      “你搞错了吧?”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次他和你谝你女儿分配的事,之后你说他是你女儿的中学老师,一点也没错。”

      “你肯定搞混了——我从没说过他是老师。”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收他的钱?”

      “一个厂的熟人,以前在一个班组上班,人家要一点咸菜,我能问人家要钱么?”

      “那你开这个酱货店干?#21486;?#24178;脆做慈善算?#30149;!?br />
      “咋啦?你今天咋啦?”

      “这就怪了——第一次明明说是女儿的中学老师,这次又说是同事?#27426;?#19988;给人家抓了一大把咸菜,人家没给钱,你也不提收钱,真是挺默契的啊!而且见我进来,神情都变了样——你真够可以的?#21073; ?br />
      “你不要无端生事好不好?我跟他只是一个班组的同事,熟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你?#24597;?#20160;么??#27427;玻?#20320;好好想想吧。”浩然非常气愤地走了。

      一个小时后,常欣给浩然打来电话,浩然再次跟她吵起来,常欣怎么解释也消除不了浩然的火气,浩然吼道:“你不要玩火 ——耍弄我的感情!”常欣赌气说:“我就是?#35828;礎?#34892;了吧!”便挂?#35828;緇啊?br />
      第二天早上,浩然连续打了三次电话,常欣才接听,说:“你还给?#35828;?#22899;人打电话干吗?有话快说。”

      “你晚上过来一下。”

      “干吗?有这个必要么?”

      “我有话跟你说。”

      “没这个必要了吧??#20063;?#20250;去的,我们就此而止吧。”

      “好吧,分手就分手。只是我这儿还有你的东西,你过来取一下。”

      ?#25300;也?#35201;了,你都扔了吧。”

      “扔了干吗?你最好来一?#32781;?#20840;部拿走。”

      ?#21834;?#37027;,好吧。”

      晚上,常欣一进浩然的家门,就收拾东西,浩然把她?#37259;?#22352;在床边,再次让她解释她和那男的的关系,常欣吼道:“你会听一个?#35828;?#22899;?#35828;?#35299;释吗?!我真没想到你心胸这么狭窄,无端猜疑。”于是两人又吵起来,常欣站起来要走,浩然把她拦住。

      “拦我干吗?你不是说分手吗?还想干吗?”

      “等你心情平静了,再走不迟。”

      “你别管我,让我走!”

      “我偏不让你走!”说着,浩然将常欣抱入怀里,常欣用拳头打了他一阵后,两人都倒在床上,浩然便?#21576;?#21387;在她身上,亲她,常欣躲了几下,之后又含着泪吻他,浩然便去脱她的?#36335;?br />
      “干吗?”

      “要你。”

      “还有心情吗?”
      ?#21834;?br />  “你真是个浑蛋!魔鬼!”

      分歧?#24739;?#24773;的火焰一荡而尽,之后,常欣把脸紧紧地贴在浩然的胸前,说你肯定把人搞混了,?#20063;?#26159;那种女人;他只是我们厂一个班组的同事,帮我干过活。浩然也答应她以后不再胡?#20063;?#30097;吃醋。

      经历这么一?#25991;?#33150;,常欣更?#21448;?#23454;浩然是真心爱她,而且是深深爱上她了,要不然咋会吃那?#21019;?#37259;,那么发疯?于是对浩然也越发疼爱了,以至于每天?#23478;?#25171;几次电话给浩然,询问他在干嘛,冷不冷,晚上想吃什么饭等等;晚上下班到超市买来浩然爱吃的菜,到了浩然?#20063;还死?#32047;给他做?#26775;?#27599;逢季节变换,她?#36824;?#28009;然的反对,一个人去商场给他买来时装,把浩然收拾的特别精神……而且她回去得越来越晚。她给丈夫讲她去朋友家打牌。丈夫说:“孩子已工作了,我晚上常有应酬,你一个人在家憋闷,散散心也好,玩就玩吧。”后来,发现常欣不愿跟他亲热,晚上睡觉也总说累,不愿让他抚摸,时间长了,便问她:“你是不是打牌打出个情人来啦?我咋说每天早上带那么多?#26775;?#26159;不是连那?#35828;姆挂?#22359;带了,怎么——真有情人啦?”常欣说:“是啊,我在外面找了个情人,怎么办吧?是不是想离婚?”丈夫笑了笑,说:“别开玩笑了,以后别玩太晚了,早点回家吧。”常欣把这些对话学给浩然听的时候,浩然真的猜不透这个被自己戴绿帽子的男?#35828;?#24515;思——是自己满足不了妻子,故意让她在外面找情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故意纵容妻子红杏出?#21073;?#31179;后一块大算?#32781;?#35201;说他一点没觉察,这根本不可能,整整几个月都不跟他亲热,?#30475;?#20182;出差,妻子就夜?#36824;?#23487;,打牌能打到这种程度?他一次都没发现?不可能!这正常吗?即便是他不爱她了,就是身为丈夫的尊严脸面也不会敏感不到的,何况自己也发现妻子常常带的饭足够两个人吃的,不可能没觉察到妻子的异常?除非常欣说的是假话,没给他说实情。咳,?#36824;?#37027;么多,反正常欣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疼爱是实实在在的,自己也会更加用心对待她,好好爱她。

      专科运作一年半了,由于浩然认真诊治,治愈的病人也多起来,病人传病人,局面也渐渐打开了。随着病?#35828;脑?#22810;,浩然的收入也多起来,所以他将大弟和常欣的账还清了;为了表示感谢,也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浩然在一家新开的日本料理店要了个包间,隆重地为常欣举办了一场只有两个?#35828;?#29983;日宴,令常欣很是感动,说花这些钱干嘛。可两?#35828;?#20851;系依然如故,浩然?#30475;?#36319;常欣提起让她离婚的话题时,常欣反过?#21019;?#20182;尽快找对象,一旦他找好了她就退出,她仍然表示自己是不会离婚的。这让浩然摸不着头脑,常欣不爱他吧,可她那么体贴疼爱他,能不爱他吗?可怎么又不愿离婚跟他结婚呢?是割舍不下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还是因为年龄悬殊太大,害怕跟他结婚?自己无数次地跟她说,年龄不是问题,生理也不是问题,只要两人真心相爱,这些都是小事。难道她是那种能同时爱两个男?#35828;?#22899;人?浩然每当想起这事就很上火,都快两年了,两?#35828;?#20851;系总不至于老这么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这样拖下去对谁都没好处——心烦这些事的时候,他又不能跟常欣吵闹,万一常欣决定退出可咋办,自己肯定会受不?#35828;摹?#20294;他觉得自己还是要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给自己留条退路,否则,到最后自己真的就被她伤害了。?#36175;?#36335;在哪里?浩然深知自己的禀性,一旦爱上了,他就会将身心全部押上去,所以?#30475;?#36319;女友分手,受伤害最大的永远是他自己。

      也巧,浩然正想找退路的时候,一个熟人给他打来电话,问他有没有对象,说给他介绍一个对象,并说这女的比浩然小四岁,挺漂亮挺苗条,还老实可靠,是个过日子的女人,因丈夫有外遇两年了,她多次劝丈夫回心转意,可丈夫就是断不了,她实在忍不下去了才离的婚,六岁的男孩随男方。他便答应?#35828;?#20108;天的见面会。

      晚上,浩然去接常欣的时候,便提及有人给他介绍对象的事,并把那女的情况说给她。常欣笑了,说:“我早就让你找,你就是不听。你好好珍惜这?#20301;?#20250;,跟人家见面时好好谈,如果这女人差?#27426;?#30340;话,就跟人家好好处一处,处好了,我就撤。”

      “你真心愿意让我处对象?”

      “真的,?#20063;?#26159;一直催你找吗?你早该这样了。”

      “这可是你天天催我催的,如果相上了,你可别怪我,是你把我推出去的啊。”

      “是啊。你就好好处一个吧。”

      第二天晚上,浩然应约跟那女的见了面,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双方均未表示异意,于是互留?#35828;?#35805;,浩然也向她提出了下次约会的时间,这女人也答应了。

      当得知浩然再次约那女?#35828;?#26102;候,常欣受不了啦,因为她已经三天没有见着浩然,也没接到他的电话,她给他打过去,浩然半天才接听,还说?#20154;?#38386;了会给她回过去,尤其是这?#39759;?#28982;说晚上约好了对象,叫她不要来了。常欣像热锅里的蚂蚁,坐不住了,老想着浩然会不会吻那女的,会不会领那女的回家……越想越睡不着,想给浩然打个电话探探吧,又怕真的得到那女的在浩然家过夜的消息,她翻过来翻过去,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常欣就去了浩然家,她打开了浩然的门,?#25104;?#38452;沉地说:“爱上人家了吧?给——?#35328;?#21273;还你,我把我的东西拿走了啊。”


      浩然揉了揉眼睛,说:“你犯什么神经?”


      “我就是神经病,?#20498;希 ?/p>


      “吃醋啦?”


      常欣站在床前直喘粗气,一会儿,泪流了下来,浩然忙赤身下床,将她抱进被窝,给她擦去泪水,说:“别哭了,?#20063;?#20877;见她就是了,我这就把她的?#24597;?#21024;掉。”说着就拿起手机,?#22659;?#20102;那女的电话?#24597;搿?/p>


      “只要你一心一意爱我,不再催我找对象,我就等你,等你离婚了,我们立马去登记结婚,好吗?别哭了。”


      ?#21834;?#25105;已经离不开你了。我昨儿一整夜都没合眼,我算是彻底完了。”


      “我知道,我知道。”


      “你等我,我下定决心离——?#20063;?#33021;没有你……”


      两人相拥在一起,泪水随着亲吻沾满了两?#35828;?#33080;颊。


      常欣提出离婚了,她说她净身出户,只带自己的?#36335;?#29992;品,房子财产全归洪石,只要洪石答应离婚。可洪石死活不同意,他见自己劝不住妻子,就搬?#21019;缶烁紜?#22823;姨姐。于是常欣的几个哥姐轮番做她的思想工作,他?#21069;?#20960;十年的夫妻感情、洪石的优点好处、女儿不会原?#38534;?#23567;十一岁浩然肯定善变、你年龄都可以当浩然的妈、所有的亲戚都不会认浩然的等等都拿来说事,大家的车?#32456;?#26415;没有?#39759;?#36827;?#26775;?#36824;是扳不回常欣离婚的决心,便商量着让退休闲在家的大姐、二姐轮流到酱货店陪常欣卖货?#37255;?#31649;她,不让常欣和浩然见面。浩然不怕,依然在中午或下午下了班去酱货店,常欣的大姐骂浩然,你是不是缺妈?#20581;?#28009;然?#30333;?#27809;听见,不予理睬。大姐什么难听话都骂了,还是撵不走浩然,一冲动,将一杯刚泡好的热茶泼在浩然的?#25104;希?#19968;下把常欣惹急了,她赶走了自己的亲姐,把店门?#36824;兀?#24102;浩然去了医?#28023;?#22312;医院处理完了后,将浩然送回了家;又气冲冲地跟洪石打了个电话,说浩然满脸是水泡,这下你满意了吧!?#20063;?#22312;家住了,你啥时想通了就通知我——咱们赶紧办?#20013;?#38543;后常欣就带着自己的?#36335;?#29992;品,正大光明地搬到浩然家。


      其实女儿早在大四的寒假就发现母亲和文大夫的关系不一般,那时她不想这个家?#33267;?#25955;,所以只能说说母亲,让她收心,让她对父亲好些。亲戚的一个电话一下子把她催回来,她一下车就直接去了酱货店,把?#21543;?#32463;病”、“疯子”、“无情无义”、“?#35828;礎薄ⅰ?#22351;女人”等肮脏字眼?#36824;?#33041;全抛给自己的生母,而常欣却以“没有你这么个女儿”、“你权当没我这个妈”、?#32942;?#22238;西?#30149;?#25226;女儿撵走了。最后,她见自己左?#20063;?#20102;局面,便对父亲吼“你就是个?#28079;曳希 保?#27668;呼呼地回西安上班了。


      亲人们招数用尽,常欣还是坚持离婚,于是大家商量,只有最后一招了,那便是让二姐带常欣去外地的亲戚家住上一段时间,以便让常欣自己冷静冷静,如果冷处理的结果常欣还是坚持离婚的话,大家就不再阻拦了——因为人只?#27427;?#38745;下来,才能正确处理问题。大家毫无隐瞒地把这个决定告诉常欣,并说,这也是?#20339;?#20320;们俩的爱情是真是假。洪石也当场表态:等常欣冷静下来,如果还想离就立马陪她去办?#20013;?#24120;欣同意了,她说走前必须见浩然一面。大家也表示理解,便让二姐跟着?#20048;?#22905;跑掉。


      常欣是在二姐的监管下来到医院见的浩然,她眼睛红红的,眼眶里满是泪水,她对浩然说:“我去外地冷静冷静,一会就走。”


      “去哪儿?一个人?你这不是逃避吗?”浩然急了。


      “二姐陪我一块,去武汉看看我小姨。再不看说?#27426;?#23601;见不着了——她都七十八岁了,还有病。也让我好?#32654;?#38745;想想。”


      “不要走。”浩然拉着常欣的手乞求道。


      “咱们都需要冷静冷静。我走后,你要保护好身体,每天早上?#23478;?#21507;?#26775;?#19981;想做就到街上吃;晚上早点睡,不要想我,不要给我打电话,?#20063;?#24102;手机。”


      “不要,不要走……”


      “你也好?#32654;?#38745;想一想。”常欣为浩然抹去眼角的泪,又说,“二姐在门外等着呢,再不走就误车了。”


      ?#21543;?#26102;候回来?”


      “不知道,我们要侍候她一段时间——等我彻底冷静了就回来。”常欣把浩然抱了一下,就急匆匆跟着二姐走了。


      晚上,浩然怎么也睡不着了,常欣的电话一直没有信号,他想常欣想得特别难受,午?#26775;?#20182;拌着泪水写下一首《三更漏》:


      擦不干
      满眼的泪  封堵喉
      挥不去
      两情依依  皆温柔
      赶不开
      牵手相约到白头
      舍不得
      丝丝恩爱痛心头
      这真是扯不开的情愁
      绾不上的烦忧
      苦  怎么受?!

      第二天夜里,他?#20013;?#20102;一首《秋风号》:

      秋风号
      雨潇潇
      昼煎熬
      夜通宵
      神思凝结佳人笑
      谁在嚎叫?!

      思如潮
      情不老
      蛐蛐叫
      心如绞
      美丽梦想破坏掉
      还待明朝

      之后的日子,浩然一直处于失眠状态,给常欣打电话又一直打不通,不知道常欣在武?#28023;?#36824;是根本没有走,只是藏在陈仓的?#27597;?#35282;落;也不知她现在好不好……难道你常欣这么多天就不想我?难道你不在乎我的难受我的心痛?常欣到?#33258;?#20040;啦?她是不是故意不给我信息,想给我一个突然袭击式的惊喜,想着想着,他?#38498;?#20102;,半夜里,眼皮突然跳起来,他惊醒了,猜想是不是常欣来了,便披衣下床,乍着耳朵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他凄然地揺了摇头,笑了笑——《谁在唤我》:

      夜半三更眼发跳
      扣问卜算子
      忽报欣儿到

      不知月儿圆缺
      谁能算得准
        欣儿选择我?

      谁人唤我
        赴翁媪?
      泪作倾盆倒
      独坐血泊中
      报以凄厉笑

      也许常欣根本就没去武?#28023;?#30475;她小姨只是个借口,她?#32622;?#23601;是想让时间来慢慢冷凉、冲淡他的爱——冷处理?说?#27426;?#22905;就在家里藏着呢?于是浩然一连几个夜半都去常欣的楼后,?#37027;?#22320;潜伏在树丛中,静静地观察常欣家的窗户。但每一次的?#36164;?#21482;会看见洪石一个?#35828;?#36523;影,洪石洗碗也只是洗一只,他才确信常欣真的不在家。但她会在哪儿?陈仓有那么多她亲戚?半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23567;?#28009;然想,常欣这次可能真的离开他了,她常欣背叛了自己的爱情,要不然……他哭了——《爱已去》:

      爱已去,泪雨飞
      楼宇空空无可依
      轻推窗,仰面去
      任凭秋雨把脸洗
      真是无意义

      爱?#24863;恚?#24680;怎起?
      一声长叹莫再提
      君无心,我?#25105;猓浚?br />  一笔写下去
      满纸是泪滴

      《空等候》

      情真切
      爱深厚
      两载恩情怎能够
      白发邀牵手

      怜悯心
      又念旧
      抗争关头欲回头
      何时折腾够

      恨性软
      又优柔
      莫不是当了叛徒
      ?#32654;?#31354;自流

      空皱眉
      又梳头
      误了春华再错秋
      还说?#21543;?#20063;?#36824;恕保浚?br />
      《痛,在心头》

      雨潇潇
      风在抖
      青丝一拧不回头
      独留空腹淋个透
      泪  堵在喉

      爱至深
      心伤透
      赌气莫在黄昏后
      叫人心碎血破流
      痛  忍心哟?!

      一个月后,常欣回来了,她给浩然打电话,说:“你还好吗?”

      “我能好吗?”浩然的泪一下子崩了出来,“你这么狠心,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你知道我这么长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天天想你,不知道你在哪儿?不知道你在干嘛?也不知道你好不好?”

      “我知道,我知道……你以为我这一个月好受吗?我是硬撑,你知道吗?好几次我受不了啦,想立马坐车回来,可我身上没有钱;想给你打电话,可我小姨家连个电话都没?#23567;?#22905;家在农村;白天她们又不让我单独出去。二姐陪我去前就把我们俩的电话扔在家了,她们还把我的钱包搜了去。”

      “你在哪儿?我要见你。”

      “不?#23567;?#25105;姐她们还一直跟着我,半步也不让我离开,我小姨也跟过来了,她们坚决不让我们见面。我是偷着给你打的电?#21834;!?br />
      “她们怎么还这样?”

      “是啊……你改主意了吗?还要我离婚么?”

      “你还问我这?#21834;?#21861;意思?你变心了?”

      “不是,我怕你……”

      “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我那么爱你,?#19968;?#19968;直等你的。”

      “相信你,相信你是真爱我……浩然,我只是太累了,这可咋办啊?”

      “坚持,一定要坚持下去,只要你决心跟我,她们会同意的——我来想办法。”

      通完电话,浩然为自己前些日子的胡思乱想而深深自责,应该相信常欣!相信她的爱!他把在那些焦头烂额日子里写的诗用短信发给常欣,常欣看后,回短信说:我爱你,决心不变!浩然的心放下了,他想:既然常欣抵抗了这么长时间,太苦太累太乏了,一个女人能有多少力量啊!想想就心疼,不知常欣被折磨成啥样了,肯定憔悴得不成样子,现在也该我上阵地了。他?#20013;?#20102;两首诗,发给常欣:

      《?#20102;?#19981;能够》

      心?#32654;?br />  ?#27029;?#36879;
      一句喜欢容?#25307;?br />  人约黄昏后

      春潮涌
      恋曲奏
      切切真爱情难收
      欢情怎能够

      大棒压
      轮番守
      隔离一日如三秋
      人?#28982;?#33457;瘦

      《欣》

      少年不知苦中忧
      空温柔
      一瞬四十秋
      才识清愁

      而今不当生活秀
      重追求
      一宵胜千秋
      过了这周
      想着下周

      两载恩情怎能够
      离?难受!
      就须冲破千重秋
      爱  ?#35762;还?br />  情  越深厚

      想来想去,浩然觉得还是自己写封信给洪石,劝他宽容,劝他放手。?#31508;?#20154;放手了,常欣的亲戚团便会土?#21171;?#35299;。信中他列举了一箩筐事实,包括他们的性不和谐对常欣是一种人性摧?#23567;?#24120;欣跟他浩然是真心相爱是螺帽找到对上号的螺栓、常欣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即使常欣回头可“感情背叛”的这道阴影会时时刻刻折磨他洪石的、常欣又如何面对已经有裂痕的家庭呢,等等,并提出三个?#35828;?#38754;谈一谈,说服谁谁退出,或由常欣来定夺,他会尊重常欣的选择;最后他再次劝他说:你是一个好人,是我们对不起你,伤害了你,为此我再次对你鞠躬道?#31119;?#20294;你也不能没完没?#35828;?#25240;磨我们——何苦呢?放手吧,我和常欣会感谢你的。我理解你的“失重”感,我也因为前妻的背叛而离的婚。其实离婚不算什么,?#27597;?#21333;位没有几个离婚的,很平常。既然婚姻的实质意义已经丧失了,你还抱着这么个“空壳”有什么意义呢?#21683;说?#26377;点?#37202;?#21543;,尤其是您这样的当了多年大领导的,更应该振作起来,重新找一位属于你自己的那份幸福。

      三天后浩然接到洪石的回信:

    卑鄙的第三者——文ⅩⅩ:

      对你那篇除了下流、无耻,再就是极度无知的自白,我本不?#23478;还?#19981;愿理?#29301;?#20294;为了阻?#25346;?#20010;无赖把淫手继续伸向常欣,对她软硬兼施纠缠不休,同时,维护我的尊严和法?#26432;?#38556;的权益,?#36824;?#32467;局如何,我在此必须提醒和警告你:由于你丧失了人格,是一个可悲的不健康的人,导致你把事情想简单了。


      你口称是个所谓的精神病医生,但?#36335;?#33258;己?#28304;?#20102;药,在你我之间,你竟?#20063;?#21040;自己的定位,完全搞错了自己的身份和位置。我与常欣是合法夫妻,我是于法于情于理完全吻合的正义者?#27426;?#20320;自己也承认是一个卑鄙的第三者,明知常欣是有夫之妇,却置社会伦理、法律、道德于?#36824;耍?#25226;自己打扮成拯?#20154;?#20154;婚姻危机的救世者,骚扰他人生活,破坏他人家庭,竭尽做为道德所唾弃、为法理所不容的龌龊之事,你?#25991;?#38754;对正义,面对法官?你与我之间完全是正义与?#23736;?#30340;关系,毫无存在对等、对话,你竟恬不知耻扬言说服谁谁退出,简直是岂有此理!


      常欣是一个心地善良、单纯、软弱又缺乏主见的人,正是她的这些特点与弱点。才使你这样玩弄女性的高手有了可乘之机,轻易地陷入了你的所谓的爱情圈?#20303;?#23545;于自己的妻子,以我二十多年的情份和对她的了解,我能容忍她鬼迷?#37027;?#30340;过错。事?#20004;?#26085;,你作为一个男人,不是多次提出尊重常欣的选择吗?当她多次提出与你一?#35835;?#26029;的时候,你口吐谗言、出尔反尔,软硬兼施,死磨硬缠,并以所谓的“关心”控制她的思想,这种拙劣的表演自然暴露出自己的本?#39318;熗常?#36825;正是一个无?#31561;?#20047;人格的表现,还谈何爱情?!


      今天,我可以表明我的立场,我有?#34903;?#36873;择:


      一是充当原告,即常欣与你一?#35835;?#26029;、毫无相干后,如你再采取软硬兼施手段,骚扰威?#30149;?#24656;吓等,我将以多种正当方式起诉你,?#27425;?#25105;们的尊严和合法权益。


      二是充当被告,即常欣迫于你的淫威或其它原因,违心与我离婚,我仍可依靠法律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36824;?#38169;方不得分取财产?#36824;?#21516;承担债务;对受害方精神、身体等方面的损害作出补偿。


      这?#34903;?#36873;择,都是我选择了法律,并尊重常欣做出的最后选择。对?#19968;?#23545;我们都很?#27427;?#22240;为法律是公正的,法?#26432;?#25252;正义。无论哪种选择,你那封信都将为我提供有力的证据。


      而你,除了继续施展流氓无赖手段,你毫无选择。对于违法的手段,我仍有法律作为武器。


      因此,我需要提醒你,头脑降温,冷静思考。既然时常?#22312;?#25152;谓诗人、文人、大夫、给人治病解忧之圣人,说明你很在意混世的名份,说明你也憧憬追求美好,但?#27425;?#20309;选错了路,走一条强人所难,以拆散、破坏他人家庭这种不仁不义不道德又违法的路去实现自己的爱情呢?何况这是?#31243;?#19978;的建筑。奉劝你想清楚,?#36824;?#20320;出于何种动机,?#23478;?#21450;早撒手到此止步。这样,或许对每个人会是一个功?#38534;?#21487;以接受的结局。也使好多人免遭厄运。


      冷静想想吧!


      信的抬头不写全名,而是用枪毙人?#20960;?#30340;?#38382;健痢粒?#32780;且连落款也没有,可见洪石依然被气愤?#26432;?#20102;心智。看来,必须跟洪石当面谈一谈了——浩然心想。


      本来文浩然直?#30001;下?#25970;门找洪石,大家面对面好好谈问题,可他转而一想,常欣的小姨在哪,她都快八十岁了,而且又有病,别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干脆,他决定把洪石叫下来,亲自劝他放手。可洪石接到他电话说:我跟你这个无耻的第三者没话说!直接把电话挂了。浩然再也打不通电话,一下子血冲上头,直接在洪石楼下喊叫:“洪石,你下来,有本事咱俩单挑?!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捅死我!你这个?#28079;曳希?#25226;常欣关在屋里有啥能?#20572;?#20111;你还是车站的领导,就这熊本事?!为难一个女人,你真够可以的?#21073; 薄?#27946;石,你要还是个爷们,就下来,拿?#26460;?#20102;我!”……


      整个楼的窗户一下子全打开了,都在伸头看。常欣也震惊了,说:“这个不要命的……你们让我下去?他这样喊,叫全楼人怎么看?明天全楼人都会笑?#21834;!?/p>


      她小?#27748;?#20303;她:“不?#26657;?#20320;不能下去!你要下去了,我就跳楼死给你看——你信不信?!”


      洪石怒了,他抄起一根棍子,想冲下去,被小姨一把拉住:“他疯了,你也疯了吗?!别上当,他这是激你犯法?#21073; ?#22905;喘了口气,又说,“你是大领导,一定要有定力!咱不能犯法——你这?#36824;?#23376;打下去,常欣也就被你打走啦!就由着他闹——看他还有啥能?#20572;俊?/p>


      浩然见自己怎么喊都不起作用,小区治安也过来劝他别在晚上扰民,有话明天好好说。他才清醒,悔恨自己的愚蠢和疯狂,便骂了自己一声浑蛋,径自离去。


      第二天早上,常欣打来电话,说:“咱们分手吧!你昨晚发疯,弄得整个家属区都能沸?#37266;?#25196;的,洪石毕竟是领导,谁不认识我们,你弄得我们名誉扫地。?#20063;?#20250;再理你了。”


      “那?#20063;?#26159;太爱你了,看你被折腾得不行了,?#20063;?#20914;上去的——他不离,又不跟我谈,你让我咋办?”


      “那也不能吆喝吧——你让他咋面对同事?再说,你也弄得我名声扫地。”


      “?#32654;玻美玻?#25105;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做?#26391;?#20102;。”


      一连几天,常欣都不接电话,这下把浩然吓坏了,心想,难道常欣真的要跟我分手?因为我的愚蠢我的疯狂,我们俩的缘分真的走到了尽头?——


      《万水千山》

      见君一面真是难
      如入川
      满腔的话想对你讲啊
      怎谋面?

      一朝倾情
      两年爱恋
      生生拆散
      怎不叫人心酸胆寒
      你服输
      ?#20063;?#29976;
      真爱何罪
      竟遭如此摧残

      你志不移
      我心不变
      真爱临风挺立
      顶得住狂风骤雨
      扛得起万水千山
      棒打不散
      愈压愈坚
      纵有千难万艰
      最终相爱人大团圆
      爱情因锤炼变得完美
      日子因磨炼更会珍爱到天年

      《空肠透》

      缘已尽
      情难收
      爱似秋雨东流
      怎舍得分手

      忆往昔
      欢情透
      牵手看吴钩
      恩爱?#22659;?#36487;

      而今后
      心稠稠
      关关?#21527;?#21884;?#36824;?br />  一边是泪盏空对月
      一边是镜中黄花瘦
      谁人叹息  谁人?#29301;?br />
      《情殇》

      爱渐?#21486;?#31354;肠断
      伊人无?#29301;?#31435;场不坚
      心如死灰
      一张苍白脸
      斥?#26159;?#27604;特
      爱情如此脆弱
      一击不堪?!

      穿梭往事间
      执子之手,登?#26480;?br />  情切?#26657;?#24847;绵绵
      喜看美人羞赧
      天空好灿烂
      畅想无限

      恩爱历历眼前
      (怎能忘?!)
      共约携手赴暮年
      你却停步不前
      爱深兮,丝丝连
      胸口痛,心在颤
      泪儿往外窜
      啜饮《长恨歌》
      痛如长江浩瀚
      流也流不完

      独我最贱!

      就在浩然陷入绝望,精神崩溃的时候,常欣离婚了。她小姨看自己也左?#20063;?#20102;局面,便让常欣的二姐送她回武汉了;洪石看怎么也留不住常欣的心,总不至于老这样派人守着她吧?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身心摧?#26657;?#36824;有常欣的哥哥姐姐们,?#27597;?#27809;被撸掉一层皮?再加上浩然那晚的吆喝,使他脸面扫地,他崩溃了,便答应了离婚。

      事实上,洪石在离婚之前,仍做了最后的努力,他在浩然?#27721;人?#30340;第二天,就与常欣约好——只要常欣对浩然说不再理他,一周之内不接浩然的电话,那么七天后,常欣还是要离婚的话,他就会跟她办?#20013;?#32467;果常欣仍然坚持离,洪石没有办法了,只?#38376;?#22905;去办离婚?#20013;?#20004;人亲手结束了他们经营二十多年的婚姻,洪石的心里有一种无比的悲痛,那是一种彻底的无奈。

      常欣把所有的?#36335;?#29992;品搬到了浩然家。她走出那个生活了二十多年家的时候,突然有一种踏?#31456;?#26799;的感觉,令她隐隐不?#30149;?br />
      文浩然已经完完全全得到了常欣,两人俨然老夫老妻一般过起日子来,可这激战两个多月的战场突然安静了,他有些茫然了……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大家越想把两个人掰开,这俩人就会拼了命地往一起靠,等大?#20063;?#20877;管他们了,他们反而觉得有些不适应了。这就像你想得到一个自己没有的物件,觉得它异常可贵,于是想尽一切办法?#23478;?#24471;到它;可一旦得到了,就觉得这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好,便渐渐地不再爱惜了?#27426;?#26576;一日,你将它遗失了,又显出它的重要来——爱情如此,亲情友情亦如此,婚姻更是如此。

      2004年夏  初稿于宝鸡市府巷
      2017年初  二稿于西安红庙坡

      本文标题:生理爱情(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eydujv.tw/content/265267.html

      验证码
      • 评论
      1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古榕树下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8月17号